Vicky

鸽子 02



         回到酒店已是深夜了,所有人都困的恨不得秒睡,王晰在羽绒服窸窸窣窣的声音中醒来,发现车上只有前半部分亮了一盏小小的顶灯,他在的这一排,还安静的呆在黑暗里,只有窗外酒店的灯光,透过蔡程昱的轮廓,均匀而懒散的打进来。“哥,回房间再睡。”弟弟把声音压的很轻,刚好能让他醒醒神,又不至于一下子全无睡意。

        他撑着腰,慢慢的坐直,脑子里还混混沌沌,直到一丝冷风吹进领口,才一个激灵,意识回笼。他这意识到身上披了一件大衣,深咖色双面羊绒大衣,很轻,但很暖和,衣领上还能闻到一很淡很淡的香气。他眯着眼,仔细辨认了一下味道。嗯,正直中不乏骚气,破案了,李向哲的。


       “嘶......”他撑着椅背站起来,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的腰又开始折腾他,王晰不得不僵在原地缓缓,等这阵痛楚稍减,他准备把肩上的大衣还给原主,却被人按住了。李向哲微微低头看着他,把大衣又替他拉好“披着吧,刚睡醒,小心吹了冷风感冒加重。”说完又搂过他的肩,把一侧的肩章扣扣好,王晰刚想拒绝,就看到192 的弟弟穿着毛衣,头也不回的下车走进了寒风里。他越想越觉得有趣,难怪向哲能cos李泽言,正经起来还是有那么点霸道总裁的味道。


        蔡程昱觉得自己要炸了,分分钟想来100首歌赞颂祖国母亲,明明让你靠着肩膀睡了一路,动都不敢动的人是我,明明最先注意到你衣服单薄的人是我,凭什么现在这个192可以把他的外套借给你,你还闻香识人,你这个哥哥真是...真是....好坏好坏的!气人!我觉得单方面绝交十分钟!下车也不会扶你!晚上也不会帮你按腰!你自己去找别的好弟弟吧!


       王晰站在两排座椅间狭窄的走道上,回过头来看着抿着嘴穿衣服一言不发的弟弟,总觉得人气呼呼的,别扭得很。啧,做哥哥的,这种时候就要兼职人生导师了。“蔡蔡,来,什么不高兴的,跟哥说?”

蔡程昱心里呐喊“都是你啊你这个男人,你到底有多少个好弟弟!”可面上不显,只说刚醒还有点懵,就快速站起来,要下车去。

         王晰也没太在意,可蔡程昱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双肩包挂了他一下,力度很小,小到连包的主人都没注意到,王晰却瞬间白了脸。他往后闪的时候,正好装在椅背上,疼痛让他失了力气,跌坐下去。巨大的疼痛从身体里炸开,他耳边嗡嗡作响,太阳穴都在跳动,冷汗已出了一身。

        “嗯.......”他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渗出血来都不知道,直到看到蔡程昱下车,头也不回的走进酒店大门才从唇间溢出一声痛苦的喘息。

        

司机看他还不下车,过来催促“小伙子,下车吧,我还得去加油呢!”王晰抬起头,挤出一句话“劳驾....能..麻烦您.....扶..我下车吗?”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