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红线

高杨生贺

我实在被王先生等我新杂志秒的渣都不剩了

—————————————————————————————我突破命运的红线和世界上一切的禁锢,终于抵达他的狭窄囚笼,跪在他脚下,求得垂怜。

他是那种看起来很淡漠,甚至称得上冷酷的人,我从电梯间出来,迎面撞进他沉静的眼睛,我清楚的听见自己脑子里有个声音,“高杨,你完蛋了。”他是个严肃的老师,看着我说“你哭。”的时候,我手心都渗出了汗,我觉得幸运,仿佛他下的是什么其他的香艳指令。

后来的事情,兄弟们大多都知道,我一贯冷静,偏偏遇到他就仿佛系统出了故障,他起初是错愕的,大约没想到我独自在异乡好几年,竟然还是笨拙的样子,我却清楚的知道原因。我喜欢他。不是喜欢某一个老师,某一本书那样喜欢他,而是像喜欢一颗星星一样喜欢他,他是那样的遥远而明亮。

若我是个聪明的人,或者说,我的系统没有因为遇到他停转,我们一定早都滚在一起了,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早一点收获快乐。后来我看到一句话,大概可以解释我的反常:Our human brain is so fascinating, it works 24/7, but stops when taking an exam or meet someone we like.

第一次合作舞台结束后,他抱了我,甚至默许我像一只蠢狗一样把下巴在他肩上蹭来蹭去,然后拍拍我,让我松爪,对不起,我是说松手。怎么说呢,我不是那种安分小孩,可是在他面前,倒一直是规规矩矩的,最过分的事也不过是借着同事们的欢迎,骗他来疼我。

好了,我知道自己过分,不然他怎会许久不肯理我?总不会是被折腾狠了吧,我明明收着力气的,他那么瘦,我真的用了力气怕是会把人拦腰折断。说起这件事,我是真的委屈,哪有人自己送上门来,还怪别人咬了他一口的?

那天我有两场演出,中间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懒得去吃饭,进了休息室就锁了门,没想到一转身就看见了坐在化妆镜前的他。他看起来不太一样,接了长发,发尾扫在肩上,把他的小粉丝们常称为腺体的那个地方遮了一半。对没错,腺体,abo,哨向,我都知道了。

“晰哥,你怎么来了?”我向他走过去,给他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温水。

“来看看我们羊羊。”他接过水,笑眯眯的抿了一口,然后向我神秘的招招手,要我蹲下。

我照做了,手刚好搭在他膝头,我有点累,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微微垂着头。他伸出手,捏着我的下巴要我抬头,“来小漂亮,给哥笑一个?”我愣住了,这人学恶霸的语气也太不像了,“你不笑啊?那哥给你笑一个。”他说着就露出了最具标志性的狐狸笑。我却恍了神,只觉得他哪里都好,连左脸颊上那颗痣都散发着可爱味道。这与他平常在我眼前的状态不大相同,平常他都是慵懒随性的,我们虽然在一起小半年,我却也是第一次见他这副神情。我往前蹭了一点,搂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肚子上,老实说他的上衣并不舒服,闪着光的银色丝线有点扎,但是我却觉得安全。“你也给我差不多一点啊……”许是我抱的久了,他动了动,要我起来。我自然听话,退开些坐在地上看着他,他无奈的叹一口气,又与我额头相抵。“给你充充电,我还有拍摄,结束后见。”然后就站起身,潇潇洒洒离开了。

我看着自己的紧身西裤,一脑门的汗。晚场的演出还算顺利,我最担心的那个高音也没有出问题,我换了衣服,准备去找他。往日见了我恨不得一个白眼翻上天的同事好像收敛了一些,虽不至于笑脸相迎,但的确也是称得上礼貌。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给他的助理打了电话。

“喂高杨,我们还没有结束呢,你看你是过来还是……”

我当然要选择过去看看,按道理来说杂志拍摄用不了这么久,别是出了什么问题。

按着导航一路过去,我踏进摄影棚的时候他还带着几分睥睨,如果不看布景,倒真像是王侯将相,世外高人。他并未看见我,由着摄影助理在两块板上缠毛线,直到把自己结结实实的固定在了这个框架正中。他换了个姿势,可供他发挥的余地有限,那空间甚至可称逼仄,他歪着头,一手撑住面前的道具板,看镜头的眼神里是不屑和傲骨。我站在暗处,清清楚楚看见他冲我招手致以。

“喝水。”是他的助理,我道声谢,拿过来拧开了瓶盖。哦呦,茉莉蜜茶,甜的要死。“下午还顺利吗?怎么拍了这么长时间啊?”我问助理,他点点头,“都挺好的,推迟拍摄也是一早就说过了,你不知道?”他大约是看到了我疑惑的眼神,察觉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很快就找借口离开了。

我没有多问,心里却隐隐有了一个答案。小时候同桌是转学生,班里男生老喜欢欺负她,今天藏起来她的橡皮,明天在她课桌里放条毛毛虫,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她也聪明,家长会那一天拽着一个穿制服的男人在学校里走了一圈,第二天课桌上就摆了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还有我们班捣蛋王写的小纸条。“对不起!”后来我才知道,那根本不是她爸爸 ,是她们家邻居,她和爷爷奶奶长大,父母都在外地,唯一真实得就是隔壁邻居家的叔叔倒真的是警察。

“小羔羊走吧,我们吃饭去。”他叫我,我快步走了过去,“不久,我也才刚到。”我帮着发型师拆他接上的长发,他头发很软,小时候老人说头发软的人性情好,这句话很有道理。离开的时候他助理开车,我们两个人并排坐在后座,他来拉我的手,“下午都还顺利吗?上海的剧组聚餐你没去,这样不好,北京场可不能缺席了啊!”我点点头,把他的手握得更紧,还是真挚的说了一声谢谢。“嗨,谢什么啊,一顿烧烤的事。”他揉乱了我的头发,我没忍住,把他的手举到唇边仔仔细细亲,他真的很绝一男的,连指尖都透出好看的颜色来。我下车的时候,他已经红透了,也没有跟我招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再后来我们又很久没见,直到他杂志上线的这一天。一大早就有跑腿敲我的门,塞给我一个四四方方的包裹,我拆开一看,正好是他的杂志。我必须要说,他是很有硬照表现力的一个人,而我善于分析,通俗点说,我不太好,我觉得他看起来很冷其实很可口。哪有人明面上教育你要坚持自己的傲骨,倔强的对待生活,为人处世要周全,自己却悄悄去找你的同事解决问题的?他是我的宝藏。

午饭的时候他来了,拎着一个小小的蛋糕盒子,我欣赏完牛鬼蛇神版生日快乐歌之后,他才祝我生日快乐,然后让我闭上眼睛许愿。“今天是个好日子,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什么愿望都会实现的,你可以严肃认真的多许几个。”他对我说,我依言闭眼,认认真真开始许愿。待时间唱到我自己都觉得太贪心时,我睁开了眼。

他举着一团红毛线,正在往自己身上缠。“你好快啊!”看我睁眼,他有点慌。对不起了哥,你永远不要说一个男人快。

现在是大白天,下午三点的太阳透过窗帘也依旧刺眼,他躺在我旁边,满身红线。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两端的线头,还好他太累,睡得很沉,被我这样一阵打扰都没醒来,我拉起他的手,把一段系在他的小拇指上,另一端手口并用的系在我小拇指上,很好,这下我们被命运的红线连在一起了。

卡晰小段子

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小段子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坑 我会慢慢填的

卑微流泪.jpg

我当初挖坑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一天

————————————————————————————

同门师兄弟凯晰

———————————————————————————

“公子,该起身了。”婢女垂着头提醒,床帐里头久久没有动静,她也并不敢伸手掀开,只走近了一步,更为恭敬,“公子,该起身了,回朝的大军已到城外了。”这才听得里面传出些窸窸窣窣的动静,她像往常一样把准备好的衣服捧在手上,准备伺候主人更衣,没想到床帐里伸出一只大手,抓了衣服,随后传来公子的声音,还有些嘶哑,“出去吧。”


婢女揉揉眼睛,公子睡榻上,怎么会有一个男人呢?这若是让将军知道了,公子岂不是……她心里装着事,连管家叫她都没听见。

“连翘!连翘!”管家追着她跑了两步,把一个木托盘放到了她手上,“想什么呢?魂都丢了!快把这衣服送进去,别让将军等你!”管家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连翘揣了一肚子疑问没了发问对象,只好又走入房中。


“不哭了欣欣,当心眼睛疼。我看看,都肿了,快别哭了。”连翘睁大了眼睛,这是…将军的声音…可将军这会不是应该要进宫面圣吗?怎么会在公子房里?“我昨晚来时,你还醒着,可是每晚都睡不好?难怪又清减了些。”还是将军在说话,连翘不由得嘟了嘟嘴,公子知晓前线战事紧迫,不肯打扰将军,把府上的一切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公子心思细,不久前府上糟了贼,那些个珠宝倒不打紧,唯独将军书房丢的那幅湖心亭看雪的字画需要费些心神。公子找了好几天,她们看着公子心急的模样,想劝又不知如何开口,毕竟将军最爱这画,是府中上下所有人都知道的。可即便如此,公子也不至于吃不下睡不好呀,好不容易到前天夜里,找回了画,又发落了贼人,公子才肯歇息。她有些不平,公子待将军的心是如何,她看得真真的,可将军却像是无心一般,一去四个月,除了最开始一个月有两封书信外,竟是再没有往府里来过任何消息。她有时能看到公子反反复复看那两封信,然后又红着眼睛叠好,收紧床头的小匣子里,其实她偷偷看过,那布帛上,只有一个大字。“安”。


将军说公子清减了,他哪里知道这已经是公子养回来些后的样子?出征两个月的时候,边疆传回急报,公子那时正在伺弄花草,见得圣驾正要行礼,就被托着手臂制止了。

“你可知你师兄被人暗算,性命垂危?”公子起初摇着头不信,却在看到血染的密报后正了神色。他二人再说了些什么小婢女就不知道了,她只见得王晰把自己关进了药房,废寝忘食,半个月后他打开房门,把一张药方交与公公,然后就倚着门滑了下去。那天府上好一阵的兵荒马乱,大夫在公子院里进进出出,王晰脸色惨白,嘴唇却是渗着血一样殷红,像是他下一刻就要这样去了。好在他命大,这一病虽是凶险了些,却总算是熬过来了。睁眼那一天,王晰拉着管家的袖子就要进宫面圣,是府上大大小小跪了一地才把人逼回榻上躺着的。“您放心,将军已无碍了。”老管家连声音都在抖,他一个头叩在地上,“谢公子。”


“可是能起身了?”将军的声音是婢女从未听过的柔和,她猜想公子可能贴着他小声耳语了几句,“好,那师兄就再抱着欣欣躺一会儿,按按腰,然后就传早膳,可好?”帐内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来,然后又归于寂静,好一会儿,她看见将军从床帐开口处小心翼翼探出头来,招手要人过去。


“将军?”婢女在他跟前弯下腰。

“吩咐厨房不必备早膳了,半个时辰过后送热水进来。”婢女领命出去,关了房门才后知后觉脸热起来。


一个点梗

晚睡选手登上lof,发现满了九百粉,开放点梗吧,送给喜欢我的故事的你们,也当做是给自己交一份答卷。


评论区留下你想看谁有怎样的故事和结局,我来试试看能不能造一个梦给你。


要求:晰右,晰右,晰右。非纯车。


风暴与新曲02

王晰立在门前,伸出手想握住些什么,却握空了。他垂着头,半边脸隐在黑暗里,看不清神色。窗帘被一阵风吹得狂舞,“真冷啊……”他打了个哆嗦,拉了拉滑下去的袍子,五月的北京这么冷,不太寻常。他关了窗立在窗前,楼下高杨正走出单元门,风把少年的白衬衣吹得鼓起,像鸽子振翅前的预备动作。高杨迎着风越走越远,没有停顿,没有回头,他的身影越来越远,出了小区门,终于看不到了。


而北京似乎全城陷入了恐慌,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吵架,而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末日般的雷暴。起初只是大风裹狭着电闪雷鸣,早起上班的人们纷纷掏出手机请假,在地铁站暂避,然而突然所有的霓虹都暗了下去,连24h便利店的招牌也不亮了。有人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机没了信号,通讯和网络信号从三格,变成两格,再变成一格,最终成了一个灰色的叉。人群短暂的喧闹起来,然后陷入了漫长的寂静。人们意识到,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极端天气。


高杨不需要赶去工作,只是这个点能让他容身的地方也只有地铁站了,他并不愿意坐在便利店的小椅子上吃那些所谓精挑细选的半成品,尽管靠在地铁站柱子上也并没有体面到哪里去。他进站时,不过五点二十,现在表盘上最短的那根针已经往前进了一格半。他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于是他往地面上走。交通瘫痪,信号中断,一切全都停摆了。


高杨逆着被骤降的暴雨逼回站内的人潮往外走,举步维艰。他想,这里人太多了,信号不好,我得打个电话提醒王晰关窗户,别再吹感冒了又是半个月好不了。城市的排水系统在这样猛烈的降水前显得捉襟见肘,尽管这已经是升级换代之后的结果。雨水是介于暗紫和深灰之间的颜色,砸在皮肤上就留下一个印记,灼烧感和刺痛染眉膏高杨皱了皱眉。他想,如果我因为这样的天气,晚一点再去给晰哥买低因豆子,他应该不会怪我吧?或者说还是会心疼的抱抱我,和我一起上床睡一觉?他看着手腕上的雨水印,退了一步。


王晰一直站在窗前,脸上的神色从冰冷到愠怒,到担心,终于在打不通高杨的电话后变成了无措。天色越来越诡异,从他的位置已经看不见街道了,好像贴着地面的低空蒙上了一层玫瑰色的沙幕,是那种不详的玫瑰色。他想,我得去找他。


于是王晰换了衣服,带了手机,钥匙,钱和创可贴,按下门把手。门被人反锁了。他这才想起,自从他跟小羔羊出去看电影,问了他六次“我刚才锁门了吗?”,最后还是不放心半路上要回来看看之后,锁门这件事就一直是对方在负责,不巧,高杨一个人在国外待久了,是个就算下楼倒垃圾也要锁门的谨慎性格。


520——521大逃猜汇总

到现在为止本次大逃猜的10篇文章已经全部发出了,大家可以戳链接自行查看,欢迎评论区留言你觉得是哪位老师写的,一起来玩呀(挥手绢)

1.【嘎晰】合婚歌http://xingyaoshanhe.lofter.com/post/204d981a_1c5c25bc1

2.【昱晰+杨晰】  《桃源》http://xingyaoshanhe.lofter.com/post/204d981a_1c5c2e72f

如果不行,戳这里:http://dataocailianwenjidi.lofter.com/post/308fefc1_1c5c45be5

3.【杨晰】你PTSD和我爱你,有什么矛盾吗?http://xingyaoshanhe.lofter.com/post/204d981a_1c5c3bb16

4.【嘎晰|论坛体】王晰直播翻车事件的始末http://xingyaoshanhe.lofter.com/post/204d981a_1c5c4479d

5.【杨晰】学生仔和小老板http://dataocailianwenjidi.lofter.com/post/308fefc1_1c5c504f7

6.【我晰】一枚戒指的自述http://dataocailianwenjidi.lofter.com/post/308fefc1_1c5c508f4

7.【昱晰】海风不曾落地http://dataocailianwenjidi.lofter.com/post/308fefc1_1c5c50642

8.【龙嘎晰】Mermaid
 http://dataocailianwenjidi.lofter.com/post/308fefc1_1c5c57e69

9.【嘎晰】随风曳http://dataocailianwenjidi.lofter.com/post/308fefc1_1c5c586a1

10.【龚晰】融雪http://dataocailianwenjidi.lofter.com/post/308fefc1_1c5c59897

 

搅和起来呀!

我虽坐在黑暗里

昱晰

高贵(keai)精灵王子和普通人类的故事

开始吧!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奇妙生物,他们有的背后长着大翅膀,轻轻一扇就能飞出好远,这些生物叫做天使,生活在云层之上;有的则拥有发光的奇妙能力,不管多黑都不会影响他们,这些生物叫做精灵,生活在地表之下。

 

王晰不属于以上两种,他和我们一样,是普普通通的人类,至少到今早为止,他都是普普通通的人类。

 

“他真好看啊·····”

“是呀,我从没看过像他这么好看的人类······“

“可他不是哥哥的雇主吗?怎么到这来了?哥哥闯祸了决定绑架老板吗?”

“哥哥的脑子你知道的,想不出这么好的主意。“

 

“爸妈叫你们,快过去吧····”

话题的主人公,那个听起来不太聪明的“哥哥”凭空出现在一边,空间微微扭曲,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王晰醒来时,刚好看到金光散去,一个少年从中走出。

 

“你醒啦?“少年开口,他的声音让王晰觉得十分熟悉,好像之前有一次他半夜接了电话,要去工作,迷迷糊糊关上房门前听到过这声音幽幽的叹息,”又不记得关灯······“

“你好,这位····嗯·····先生?”王晰想了想觉得年长者还是应该肩负起打破尴尬的责任,实际上用“先生”这个词来称呼眼前的少年还有些勉强,他看起来不过20岁。”不用这么客气,”少年站在他的床边,从王晰的角度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一颗小痣,“实际上我应该道歉,我昨晚打扫房间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打翻了鱼缸然后我要去收拾结果不小心被电风扇电源线绊倒了然后你知道你们人来都没有不用电就及时断电的习惯对吧然后你家现在被我搞短路了然后可能我一慌还打碎了花瓶撞倒了书架还不小心影响了你家那一片的供电总之你家现在不能住人然后我就把你带到我家了真的很对不起请你先在这里将就一段时间吧!”王晰瞠目结舌,眼前的少年一紧张就不自觉地放大音量,炸得他头痛,而且还没听清,就被一个90度的鞠躬吓了一跳。“额·····这位····嗯····没关系的。”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精灵,不是你们讲给幼崽的故事里那种扑棱蛾子一样的小精灵,我是黑暗精灵,属于一个古老而高贵的种族。“王晰失语,他感到困惑,这个男孩儿连扑棱蛾子这种词都会,却偏偏没学会用“儿童”这个词来替换“人类幼崽”。“真的,我真的是黑暗精灵!不信你看!”男孩撩起一侧的头发,露出尖尖的耳朵,他凑到王晰眼前,侧过头,把那精灵耳朵送到王晰眼前。王晰一时新奇,伸出手摸了上去,在那薄薄的耳朵尖上捻了捻,在心里比较了一下和仙人掌花瓣的手感差异,然后又轻轻揪了一下,确认真伪,也没注意到高贵的精灵已经像热水里的虾一样,快速的变红了。

 

“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我也愿意。“那少年等他摸够了,心满意足松开手,才站起来,”只是我们一族的传统,我需要请示一下父母。“他摘下手上的一枚戒指,套到王晰手上,那戒指是古铜色的,自动调整到了王晰能戴的尺寸。

 

王晰实际上还维持着一个陷在床上的姿势,慢悠悠的语速没追上高贵精灵消散的身形。“什么心意······”他的房间里还没有别的人···精灵进来,所以王晰得以反应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了,让我来理理思路,他这样想着,有一只黑暗精灵一直在帮我打扫房间,然后由于工作失误他毁了我的房子,并且把无处容身的我带到了他家,他真是个好精灵啊!

“父亲!”他化作一缕光,在厚重的大门前停下了,就算他再活一次,也就是再多760年,他也不敢擅闯他父母的卧室。“进。”他辩认出那是他父亲的声音,这才走了进去。精灵王坐在王座下的地毯上,膝上枕着总也睡不醒的王后。对,没错,他是高贵的黑暗精灵中更为高贵的精灵王子。他把手放在左胸口,躬身行了郑重的一礼,倒是把精灵王看愣了。”父亲,我找到了将要相伴一生的那个人,他也答应我了。”他的老父亲露出几分欣慰的神色,他为这个嫡长子真的操碎了心,他的几个弟弟一个两个都迅速找到了伴,只有这一个傻儿子还单着,说什么天下未定何以为家,终于有人能收了他了!精灵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水,”是哪家的孩子?发的光够亮吗?是什么颜色的?“他问到,“额···父亲·····他····是个人类····”精灵王的笑容僵住了“人类?”他摸摸王后的长发,“你知道人类的寿命与你的相差多少吗?你知道他死后你将面对无尽的孤独吗?””我知道!”王子大声回答,王后似乎被吵醒了,他坐起来,“吵什么吵?让不让人睡觉了!”他有一双过于好看的大眼睛,此时正含着水一样看着自己的丈夫,“人类并不总是脆弱的,就像我也没有让你面对无尽的孤独,对吗?蔡蔡已经成年了,他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伴侣。”王后站起身,走向自己的大儿子,”你的戒指已经送给他了?“他看见儿子光秃秃的左手中指,”那么婚礼的事情就要尽快提上日程了。”,他打了个响指,光凝成的白鹤从空中落下来。“王后陛下。”他点头,嗯了一声。“去查日历,找个好日子迎王子妃。”侍从答了声是,离开前还特地转到蔡程昱面前,“祝贺殿下。”

“那么母亲,您想去见见他吗?”他问到,精灵王后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晚点儿吧,你的新王妃估计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

 

“什么?王子妃?叫我吗?”王晰听到这个要命的称呼以后,差点儿从床上弹起来。“姑娘,我是个男人!”他有点抓狂,手上的咖啡都洒了。“小心,别烫到自己。”有人扶住了他的手。“殿下。”刚才喊他王子妃的精灵侍女屈膝行礼,然后十分有眼色的退了出去,还不忘贴心的带上门。“晰哥,你不该喊她姑娘,算起来,她还比你大600岁呢。”王晰让这个过于大的年龄差吓了一跳,他拉住蔡程昱的手,“你们精灵真不显老啊······那你呢?”蔡程昱皱着眉仔细回想自己的生日,体贴地扶住王晰的腰,“我760岁。”

520。大。逃。猜。(预热)

一切起源于鸽子群各位神仙们的奇(xin)思(xue)妙(lai)想(chao),520(后天)各位神仙们会以匿名形式开仓放粮,大家可以在文章下猜是出自哪位老师之手和理由,被刀中最多次数的老师需要接受(一个喜闻乐见的)惩罚呦。

本次大逃猜不限制文风和题材,围绕all晰这个核心,坚定为爱发电不动摇~

参与人员如下,大家可自行前去熟悉各位老师的文风哈:柏月orchid老师,曲项向天歌老师,一四一九老师,清白月光老师,南瓜先生老师,绿小呆老师,一个巨人老师,jiuci493老师,樲棘酸枣子老师,以及我。

本次产出有必须出现的关键词,也欢迎大家一起去文中找找呀~爱你萌哟~

一个脑洞求认领,来源于这套衣服,太有精英范了。

纹枰黑白

商战

梗概是这样的:王老太爷和云老太爷合手创办了公司,但王老太爷使了些不入流的手段把云老太爷挤了出去。阿云嘎和王晰这一对竹马竹马被迫变成了仇人。云老太爷自立门户,但处处被王老太爷打压,最后郁郁而终。
阿云嘎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决定复仇。王晰发现了阿云嘎在做的小动作,可是当年的事情的确是自己的父亲有错在先,他决定向阿云嘎赎罪,同时也要保住父亲的心血。阿云嘎提出要王晰让权,并包养他。王晰答应了。
但他许多年前就收养了张超,并授意他尽快发展起独立的资金链。阿云嘎入主王氏,合并了两家公司,并且快速扩张。王晰对公司的事不管不问,只管做好阿云嘎的金丝雀。
几年之后,张超按照之前的计划,开始打击王晰的公司,加上阿云嘎的确野心太大,公司不得不宣布破产。然后张超成功收购,并把王晰迎了回来。王晰拒绝了,他彻底让位,只提了一个要求,放过阿云嘎。

几天之后他在海边找到了阿云嘎,他坐在沙滩上,醉眼朦胧看着王晰说“我现在没钱,不能包养你啦。”王晰把他拉起来,拍拍肩膀,“我知道,我有钱,我包养你。”

非典型性包养01

龚晰

重庆场龚7一脚把我踹进龚晰邪教大坑

—————————————————————————————

王晰从威亚上摔下来的时候,他的小助理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爸,妈,儿子不孝,怕是要让你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王晰自己也懵了,脑子里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要凉。等他再次醒来,人已经在医院躺着了,睁开眼是白色的天花板。他身边只有带着泪痕的小助理。“晰哥…”助理看着他,眼圈又红了起来,吓得王晰还以为自己摔了个半身不遂,连忙动了动手指喝脚趾,确认自己对身体的掌控权。“哥又没事,你哭什么?”“太子……太吓人了呜呜呜呜…”王晰了然,龚子棋来了。

病房门打开,护士长带着精致的妆容,笑得像春风一样,“王晰先生,您醒了。我们为您准备了下午茶,您喜欢红茶慕斯还是百香果毛巾卷?”王晰看上去十分习惯这样的操作,他按了按隐隐作痛的额角,“红茶慕斯,另外我要无糖酸奶,冰一点的。”护士长仔仔细细记住了,说马上送来。助理把床摇了起来,王晰靠在床头,满腔悲悯。

“准备听电话。”他提醒助理,然后在心里默数“3,2,1。”

“导演?道歉?晰哥还没醒,但我会转告他的。”助理看着王晰的眼色,挂了电话。他坐在一边,可怜巴巴的写着什么,王晰凑过去看,他还一脸屈辱地护着。“写什么呢?情书啊?哥给你指导指导?”助理看上去更可怜了,他拿开手,王晰看见两个大字,“检讨”。“太子说,让我写一份千字检讨,拿给您签字,然后再交给他。”王晰不可抑制得笑起来,笑得额头的伤口都在痛,“那你好好完成作业哈,别丢我人。”

人都有单身的时候02

王晰坐在小姑娘床边,看着护士小心的把她用石膏固定着的腿抬高,孩子麻醉劲儿还没过,这会儿这正睡着。他按按自己酸痛的腰,走出去接了一杯热水,开着盖子放在床头晾凉,在教案上做新的批注。说实话,他有点累了,现在夜色已深,他的准备工作却才刚刚开始,这样下去怕是要熬夜,明天还有早课要上。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那个医生走了进来,风扬起他的衣角,白大褂竟然也显出了几分高定气质。“医院已经联系到她的家人了。我为我下午的态度道歉,我还以为您是他父亲,没看好孩子。”王晰笑笑,伸出手,“王晰。”“李向哲,”医生握住他的手,“如果您还有事要忙的话,可以先走,当然我猜测她的父母应该很希望当面感谢您。”王晰收拾东西,摇摇头,“没什么好谢的,要谢不如谢你啊李医生,我先走了,回见。”他需要补充一点能量,低血糖实在是太可怕了,特别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

 
 

王晰的手放在风衣口袋里,隔着布料轻轻安抚有些焦躁的小朋友,“好孩子,爸爸知道让我们宝宝不舒服了,可是那个姐姐受了很严重的伤,爸爸必须帮帮她,这才没顾得上你,爸爸这就去吃点东西,然后回家躺下,好吗?我们宝宝这么懂事,一定能理解爸爸的,对不对?”他的手还放在小腹,这孩子在他说话的时候就没有动静了,像是在全神贯注听着一样,现在他说完了,想得到一些反馈。手心被轻轻踢了一下,力道不大,倒像是一个正向的回应。“好孩子。”王晰笑起来,眼神颇有几分骄傲与欣慰,脚下往医院门口的24h便利店走去。

 
 

这会而已经只剩冷掉的饭团了,王晰要了杯热饮,坐在一边慢慢的喝,然后他听到“欢迎光临”的提示音,一回头,李向哲。“巧?”“巧。”李向哲端着咖啡在他身边坐下,“怎么还没走啊?”王晰的手指轻轻摸着杯沿,“公交还有好几站呢。”李向哲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暴雨预警和一小时内95%的降水概率,站起身来,“我们顺路,我送你,马上要下雨了路上不好走。”王晰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这路公交的运营路线上,只有一片居民区,他也不矫情,端着豆奶站起来,“那就麻烦李医生了。”李向哲嗯了一声,然后紧跟着说,“不麻烦。”

 
 

“右转然后把我放下就可以了。”王晰想着不好麻烦别人太多,就在快到自己家门口时这么说到,没想到李向哲直接把车开进了地库。“你也住这儿啊?”王晰这次是真的惊讶了,这个小区属于典型对低密度住宅,可他从未见过李向哲。“是,我上周才搬过来,离医院近。”李向哲一边停车一边回答王晰,“你旁边那个黑色的袋子麻烦帮我拿下来,”他说,“里面是Lucy的口粮,一个坏脾气的小男孩。”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带了点笑意,王晰把袋子递给他,“谢谢李医生送我回来,我还有事,先上去了。”李向哲接过来,说了再见。

 
 

王晰拿钥匙开门,然后把豆奶倒掉,纸杯扔进垃圾桶,凉了的豆奶有一股腥味,他闻着就觉得倒胃口。冰箱里只剩下白吐司了,他按着额角,这才有了自己的超市算是白去了的觉悟。将就着对付了两口,他洗了个澡,穿着睡衣靠在床头备课,李医生看着挺年轻,没想到脸孩子都有了,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不过也是真够粗心的,男孩怎么能叫Lucy呢,还要怪小朋友脾气不好,孩子不嫌弃这名儿就该谢天谢地了。说起名字,肚子里这个也是该起名字了,不然到时候上户口,人家问孩子叫什么,自己答不上来可怎么办?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王晰没有拖延症,他从书房翻出字典,开始了起名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