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只有聪明人才能看见的题目

         沈巍特意把窗帘留了个小小的缝隙,这样西晒的光就能让他准时醒来准备晚饭。
         白花榔的气味还伴着一丝余温,若有若无地浮在半空,直到沈巍抖动的睫毛搅动了安静的空气,才恋恋不舍的门缝散出去。
        沈巍熟练的把赵云澜靠在自己胸前的脑袋放回枕头上,又轻轻顺着头发哄他进入深睡,才轻手轻脚翻身下床。流理台上已经备好了几样配菜,砂锅里的粥也差不多到了火候,他撒了小葱花进去,又把蛋液过滤,处理好放进蒸箱,就洗了手走回卧室,到点了,该叫人起来吃饭了。
         赵云澜这次生病,实在是把他吓得够呛,硬压着人在医院做了全套检查之后,沈巍握着那张全是箭头的化验单咬紧了牙。他气赵云澜没好好照顾自己,也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醒来,好让他吃点东西,躺下歇一会儿。赵云澜的身体指标非常糟糕,可他死活不同意住院,沈巍好说歹说都没能让他乖乖的躺下,直逼得人红着眼睛气到砸门。最终沈教授也只能迁就着病号,不住就不住,大不了每天把他带过来用药就是了,反正有自己守着,他也翻不了天。
         赵云澜刚回家的那天,根本睁不开眼,术后禁食,打的营养针也并不能把他过低的血糖和血压拉回及格线,沈巍看着着急,却也是无计可施。终于等到医院松口,赵云澜才得以吞下第一口流食。被沈巍从枕头上托起来的时候,赵云澜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揪着人的袖口压着声音喘了好久,还半阖着眼去逗他:“我发现我最近特别容易晕菜,不过没事,咱身体好....”
沈巍急得咬他的鼻尖:“你把这叫没事?那什么才是有事?”
“哪天你沈教授不告而别,那才是有事...”
“还气我?”
沈巍拉过两个枕头,拍软垫在赵云澜身后,递给他一杯水。“润润嗓子,然后吃饭,今天煮了黑米粥,想想觉得你应该想吃点甜的。”
         赵云澜抿了一口,温度适中的蜂蜜水有一点淡淡的甜味。他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沈巍端着粥过来时还有大半杯。看到沈巍又蹙起的眉,赵云澜赶紧堵住他的话。“诶媳妇,我可是个病人啊,你忍心凶我吗?”男人叹了口气,走过来接过他手中的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在床沿坐下,舀了一勺粥吹凉,递过去:“你知道就好,所以乖一点,嗯?”赵云澜仔细品味了一下这个上翘的尾音,荡漾着张嘴,咽下,准备闭眼吹。“小巍煮的粥真甜,来老公亲一个...”男人垂着眼不看他,轻轻搅动着粥,凉凉地开口:“那是冰糖。”赵云澜觉得场面十分尴尬,不满意,要闹了。
          趁着沈巍把碗放回水槽的间隙,他本想像原来那样从背后抱抱沈巍,再咬一口他通红的耳朵,可是他的身体似乎有自己的想法。站起来的那一瞬间,体位性的低血压让他一阵腿软,向落地灯倒去。灯架砸在地毯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沈巍惊慌地回头,半掩着的卧室门刚好露出赵云澜撑着床沿一动不动的样子。他几乎是瞬移过去的,揽着赵云澜的肩头就要把他扶起来,却一下子就僵住了。“别动...”他听见那人低低地说着。沈巍不敢动他,只把人搂的紧了点,等赵云澜慢慢缓过来,才扶他坐好。
“小巍,别怕,都怪那个医生不让吃饭,过两天就好了,没事的啊...”他觉得沈巍的手比自己还抖,完全是一副再来一次就要崩溃的可怜模样。沈巍板着脸去抱他,把人箍在自己身前,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云澜,别再吓我。”
          等两个人在浴缸里坦诚相见的时候,沈巍摘了眼镜,长发散在水里,赵云澜枕在他胸口,随手拉了一撮把玩。沈巍垂着眼看他,手指间运起一缕能量,各取了两人一缕头发,仔仔细细的绕成了结。赵云澜侧了侧脸,偷偷勾了嘴角。外间有音乐响起,沈巍扶赵云澜站起来,把浴袍递给他,赵云澜看着手中黑色的浴袍,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子里渐渐形成了。

评论(6)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