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鸽子23-24

23

阿云嘎和郑云龙回到病房的时候,王晰已经挂上了液体,正一只手在手机上下象棋下得开心,听见他俩的脚步声连头都没抬,“聊完啦?”阿云嘎脚步一顿,用母语飙了句脏话,你明明啥都知道,还专门把郑云龙也给我送来,脑子怎么就不能用在自己身上,偏把别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聊完了,”郑云龙开开心心走过去,手上把玩着一副牌,先去看了看液体的余量和速度,嗯,应该是自己刚走不久就挂上了。他用手背贴了贴王晰的小臂,意料之中的冰凉。

“不疼啊?”

“疼。”王晰抬头,用一种无辜的神情看着他。

郑云龙觉得真是不能跟他聊天,一不留神得把自己气死。

“那你就忍着啊?”

王晰看上去更无辜了,“不然呢,哭?”

“行我不说话了,你来。”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阿云嘎顶上。

阿云嘎拿杯子接了热水,拧紧,试了试不会洒出来,才给王晰垫在了手下,还把长长的输液管在上面缠了一圈,试图让他的手不那么凉。“怎么坐起来也不知道披件衣服。”阿云嘎特别喜欢念叨他,王晰不得不抬起下巴,让人扣最上面的那颗扣子。

“来来来,人齐了,大龙发牌!”王晰看上去精神还可以,张罗着大家赶紧开一局,阿云嘎不太懂这些,就乖乖的坐在他身边给他举着牌,王晰只需要动动嘴,他负责打出去。

“对3!”

“要不起。”

“456”

“789”

“要不起”

“4!”

“别躲!愿赌服输啊晰哥!”郑云龙打出手上最后一张牌,活动活动手腕向王晰靠近,“等等等等,他先!他比我多!”王晰往后退,空下来的那只手还指着被迫卷入游戏的导演。郑云龙敷衍的弹了一下导演的额头,然后又去逗王晰,直把他逼得缩进阿云嘎怀里。郑云龙作势大力照着王晰的额头弹去,准确的落在了阿云嘎的手背上。

“谢了嘎子!”王晰洋洋得意,“哥没白疼你!”

“等等晰哥,我怎么不知道你疼我呢?”阿云嘎低着头问他,王晰猛地被360度环绕声震了一下,他提高了音量,妄图没有人注意到他通红的耳根。“阿云嘎你良心和大骨头一起吃了?哥是不是怕你想家一直逗你来着?”阿云嘎被堵了一下,立刻反击:“那我第一次说你声音好听你瞪我,我不要面子的啊?”王晰眨巴眨巴眼,看着已经完全放弃表情管理的郑云龙,指指阿云嘎问:“他要吗?”郑云龙坚决维护王晰出卖老班长,“不要。”

24

王晰一下午喝了好多水,把自己捂在被子里出了一身汗,终于达到了出院体温标准,一行人在黄昏时分赶回酒店。

高杨和蔡程昱推开他的房门时,王晰裹着酒店的白色浴袍,膝上盖着黑色的羽绒服,捧着冲剂小口小口的喝。他坐在桌前,正由着阿云嘎帮自己吹头发,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珠,浓情蜜意的缠住了另一个人的手指。

“别不里不外的站着,屋里刚有点儿暖和劲儿。”郑云龙手上还拿着水壶,看他俩愣在门口皱着眉招呼。“晰哥?”他突然看到王晰的头猛地向下点了一下,手上的冲剂撒了出来。王晰突然惊醒,吹风机呜呜的暖风和阿云嘎在他头发间穿行的手指有太过明显的安眠作用,他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对不起啊嘎子,哥给你洗衣服。”他看着镜子里阿云嘎的脸。“可别,把你绑在床上我都还嫌不够,哪轮得到你给我洗!”

“我洗!”他们俩被金色男高音震了一下,这才注意到跟在郑云龙身后进来的两个小孩。“蔡蔡?小羔羊?你俩怎么.....”“晰哥你这次把人吓坏了,俩孩子去医院看你还被嘎子赶回来了,可得好好安慰安慰人家。”郑云龙靠在吧台,揣着手看热闹。

王晰伸出手,叫弟弟们到身边来。两个人挨着蹲下,把不宽敞空间占了个七七八八。蔡程昱抽了几张纸把撒出来的冲剂擦干,捧着他烫了一小片的手指吹气,高杨抿着嘴,收回晚了一点伸出的手,转身从冰箱拿了一听可乐,裹着毛巾贴在了那一小片皮肤上。“晰哥,”他又蹲下,专注的看着王晰的眼睛,“我有好好练习,明天我们和方书剑,廖佳琳老师一起排的时候我唱给你听?”不过一天不见,他竟然觉得王晰似乎又瘦了些,看上去疲惫得很,不然也不至于吹头发还能睡过去。王晰靠在阿云嘎腿上,抿出一个温和虚弱的微笑,“好,那哥明天就听我们小羔羊唱了。”

“蔡蔡?”蔡程昱半天没有言语,王晰就敲了敲他的手,年轻的男孩抬起头,眼里是赤裸裸的不服和泛着水光的委屈,“晰哥,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跟我说啊?你是不是不跟我天下第一好了?”郑云龙在一边疯狂憋笑,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见蔡程昱疯狂掐自己大腿的手,傻孩子学聪明了啊。王晰可不知道,他一向最招架不住蔡程昱的少年心性,直白热烈的感情让他觉得熨帖温暖,一边独自倒数,一边饮鸩止渴。

他慌乱地开口,一身的倦意都散去了不少,“诶呦傻蔡蔡,哥那是心疼你们,阿云嘎反正已经这么糙了,再陪哥熬两天也不会更老,大龙,还好有他翻译你嘎子哥的嘎言嘎语,不然哥都替他尴尬。”他也不顾自己还靠在阿云嘎腿上,毫不留情的吐槽他,“可是蔡蔡,你还小,还不能分摊精力,现在是你要全神贯注学习的时候。”蔡程昱听着他的声音,脑子里自动翻译成了“你能力不够”,他抬头看着王晰背后的那个男人,他温柔的眼神落在王晰身上,仿佛他们的大脑都与他无关,他可以把王晰宠的无法无天,允许他在自己眼前肆意妄为,也可以让他在自己怀里安心孤独。

郑云龙看的真真的,少年像是对狮子王发起挑战的年轻雄狮,他还不够健壮,身上也还没有战斗留下的勋章,可是金黄的鬃毛已经开始按捺不住的迎风招展了。蔡程昱吸吸鼻子,站起身来,拿走了阿云嘎的羽绒服,“哥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嘎子哥,我洗好还你。”王晰还没来得及阻止,门就被关上了。“别担心,蔡蔡这孩子不太聪明,他得消化两天你不跟他天下第一好的事实。”郑云龙走过来,脸上的笑意还没散,拉着王晰的袖子把他送到床上。“高杨,帮着劝劝蔡程昱,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好说话,别让闹得太厉害了,回头他看了难受。”他趁王晰不注意小声嘱咐他。

高杨点头,拉着王晰的手坐在床边。他刚才就注意到了,这人手背上好大一片的淤青,不知道是实习护士拔针时不够小心还是他自己心大没压好。这一天他尝试着给王晰做心理画像,然后挫败的废掉了一沓纸。根本就寸步难行。大致轮廓很好找,细节却通通蒙着一层玫瑰色的纱雾。他想明白了,他愿意用百分之两百的自己,去换最多四分之一的王晰。“小羔羊?”王晰勾勾他的手指,“想什么呢都不跟哥说话。”“我在想,为了防止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要不要排个值日表啊?”他双手合拢住王晰冰凉的指尖,眼神却在另外两个人之间徘徊。王晰发出一声绝望的呜咽,被温柔镇压了。

高杨没有乘电梯,楼梯间的灯光随着他的脚步声一层层亮起,安静的只听得到衣服的摩擦声。王晰,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信仰。

评论(20)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