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小葵饲养手册

表面是娱乐圈新人实为黑道小少爷丸×子异依赖症心理创伤葵
ooc非常严重,能接受再看下文
此文又名:今天的王子异,也是既当男友又当爸爸呢
————————————————————————————————
有雨滴狠狠的砸在窗户上,碎的一片狼藉。楼下传来汽车焦躁的鸣笛,又被越来越大的雨声淹没,归于一片喧闹的寂静。

蔡徐坤坐在墙角,其实更应该是蜷缩,他面对着大大的落地窗,看窗外乌云压的很低,看雨丝模糊了世界的轮廓,突然就对窗外产生了好奇。明明是恐高的人,就光着脚往窗边走去。

于是房间里有警报响起。

卧室门外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王子异几乎是撞开门摔进来的,气还没喘匀,脚上只有一只拖鞋。他双眼紧盯蔡徐坤,装作自然的朝他走去。
“坤坤,外面在下雨,黑乎乎一片,没什么好看的。”说着就要伸手取窗帘的遥控器。蔡徐坤回头,手指缩在王子异的旧家居服里,听话的朝他走来,嘴角抿出一个乖巧的笑。王子异压下呼吸间翻涌的酸涩,提着两人的情侣拖走过去,温柔而不容拒绝的把他揽回床边,跪在地上握住他的脚,意料之中的凉。“怎么不穿鞋?”王子异蹙起眉,语气不受控制的重了些。

“对不起…”他的爱人被吓到了,整个人颤抖起来,眼里倏然滚出了泪水。王子异握着他纤细的脚腕,垂着眼敛去所有情绪,他站起身想去洗把脸。“对不起,子异别生气。”衣角却被人牵住了。坤坤,你以前不是敢千万人前直接抱我的吗?现在怎么这么小心翼翼?他回过头,蔡徐坤坐在床边,抬着头看他,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却还是努力冲他扬起笑脸。王子异心揪成一团,他好怀念那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那个恃宠而骄的小玫瑰。他深呼吸,然后轻轻把人带进怀里“坤坤才别生气,是子异不好,不该凶你。”他摸着蔡徐坤的发尾,像安抚受惊的小奶猫那样捏捏他的后颈,等人平静下来才退开。

“子异害坤坤哭了,坤坤可以罚子异做一件事。”他蹲下身去捉青年的目光。
“不怪子异的,是坤坤不听话。”
他恍若未闻的笑笑“那就罚子异抱坤坤下楼,做饭给坤坤吃吧。”他打横抱起蔡徐坤,默默判断了一下比上一次是轻是重,终于露出今天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我养的不错”,他这样对自己说道。把人稳稳放到沙发上,用毯子裹好,把靠枕调到最舒适的位置,他打开电视,把遥控器交到青年手里,“子异去给坤坤做点吃的,坤坤一个人看电视好吗?”青年咬了咬下唇,小幅度的点头。“子异就在厨房,坤坤能看到的地方,好吗?”他又认真问了一遍,青年抬头判断了一下自己真的能看到他,才小声说好。

王子异用最快的速度熬了粥,又准备了两个清淡的小菜,摆在餐桌上才去叫蔡徐坤吃饭。他看见青年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电视里放着又啰嗦又长的广告,频道没有换过,不由得又开始责怪自己。如果当时他能再快一点,或者他更能说得上话,他的小玫瑰都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甩甩头,把身上的戾气全部化为温柔,他才走到沙发跟前。“坤坤,来吃饭了。”青年快速抬起头,目光急切的在他身上打量了一遍,才慢慢走向餐桌。
“坤坤,最后一口。”王子异在心里皱眉,小玫瑰吃的太少了,即使他准备的时候已经参考了营养师的意见,这个量也不足以给他提供足够的能量。青年皱着一张脸,还是听话的再喝了一口。

他放下勺子,把人抱回楼上的卧室,他该休息了。把人在床上安顿好,他把自己的外套放在蔡徐坤枕边,又给他带上了iwatch,“坤坤可以自己睡觉的对吗?子异就在楼下,坤坤可以感觉到的,对不对?”他点了点自己手腕上的表,看到青年感受到手腕传来的振动后骤然松懈的眉眼,亲吻了他的额头,带上门下楼。

书房萦绕着烟味,王子异手边的烟灰缸里有不少烟蒂。他要操心的事情很多,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他的宽厚就一点不剩了。

半年前,他和队友赶完通告已是深夜,蔡徐坤那时忙着他的官司,缺席了这次集体活动,他满心盼着赶紧躺下,和久未见的爱人来一次爱的沟通。发出视频邀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一切都已经变了。对方很快就接了,却久久没有说话。他在这边试探的叫了几声“坤坤”之后,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太妙。对方终于说话了,开了变声器。

“王先生,你好。”随后镜头一晃,他看到他的爱人躺在地上,嘴上贴着胶带,手反绑在背后,半闭着眼疲惫极了。对方扯着他的头发让他睁开眼看屏幕,王子异看到屏幕里的蔡徐坤不住冲他摇头,他刚想交涉,就看见对面的人突然睁大了眼,接着自己就没了意识。

再醒过来是在酒店的单人间,他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衣服也被人换过,电视里是蔡徐坤的画面。他在废弃仓库里,被人反绑在凳子上,对方把一张纸拍在他脸上,似乎在逼着他读那上面的字。他看见蔡徐坤激烈的反抗,看见他被人打也只是轻蔑的撇头,对方气急败坏,却突然又笑了,俯身在蔡徐坤耳边说了句什么,王子异浑身一凉,那人刚才透过摄像头对他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蔡徐坤僵了一下,随后更激烈的挣扎起来,嘶吼到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然后他冷静下来,屏幕外好像有人给他看了一段影片,他终于垂下头,良久向外伸出了手。王子异看见对方得逞的微笑。那人收起录音笔,报复性的上去狠狠抬起蔡徐坤的下巴,他看见蔡徐坤被迫认错,一遍遍的喊“我错了”,然后被人狠狠的踹中膝盖,痛到缩成一团。王子异定在原地,死盯着屏幕,他知道现在一定有人在监视他,甚至再以他的愤怒取乐,他必须冷静下来,想想离开的方法。后来他放了一场火,堵死房门,在窒息的前一秒被消防拽上了云梯。
“王子异 烧伤入院”
“王子异 火灾现场”
微博沦陷的时候,其他队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明明前一晚还一起跑了通告。下一分钟,热搜更新。
“蔡徐坤表示感谢公司培养”
“蔡徐坤  续约”
队友们不敢置信点开了音频,面面相觑,甚至有人直接发了消息去确认消息真假,却并没有收到回应。

王家派的人赶到王子异所在的急诊,连夜带他返回老宅。
“子异,到底怎么回事?”王家大少看到他弟后颈青了一片,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王子异上车后才发现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哥像黑面神一样坐在后座。
“依海的孙子们。”王子异抬头揉揉,还挺疼。
“弟妹的老东家?”王大少挑眉,“不是和解了?”
“什么时候!”王子异抢了他哥的手机,果然到处都在刷蔡徐坤续约的消息,看看时间,也就刚才。
“Fu*k!”饶是他修养再好也是骂了一句,“哥,你定位一下坤坤,让他们直接过去”,世家子弟总被教防人之心不可无,是以他家祖传的卡地亚都能定位,还好这次分别前他亲手套在了蔡徐坤手上,上好小螺丝,把螺丝刀放进了自己的行李箱。
他哥也不是个好脾气的,蔡徐坤是他罩着的人。
“凡子,别留手,死了算我的。”又叫了信得过的医生同去。
王子异在后座神情呆滞,红着眼睛不说话,他哥把眼皮掀起一条缝,嫌弃的把手上的佛珠塞到他手里,“试试吧,挺灵的。”王子异紧紧捏着佛珠,他把叫的上名字的神仙都念了一遍,诚恳的求他们保佑蔡徐坤。
“大少,给你留了一口气,六个,全在”卜凡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王子异没忍住插了话“坤坤呢?他怎么样?”对面没说话,在王子异疯掉的前一秒,有人开口“子异,我是Jeffery,你们可以快点吗?”
王子异甚至想把司机从驾驶室拽出来,时速80是看不起王家车的性能。
“坐下。”他哥凉凉开口。
王子异僵了一下,随后坐回去,他这个状态的确不能开车。

到仓库的时候,车还没停稳王子异就开了门,脚步踉跄的冲了进去。
他瞬间红了眼睛。蔡徐坤靠墙坐着,衣服被撕坏了不少地方,遍体鳞伤,伤口嵌着沙粒,他手上拿了一根被折断的木头,正用尖的那头指着jeffery。“子异,我没法靠近他。”Jeffery捂着受伤的手臂皱眉说,王子异试图去靠近他,可一有人靠近,蔡徐坤就全身戒备。“坤坤,是我,子异。”
王子异开口叫他的名字,却发现蔡徐坤不太对,他虽然看着自己,但眼神却一片混沌。“坤坤?”
他又靠近了一些。蔡徐坤挣扎的站起来,做出了攻击的样子,身上不少伤口又涌出了血。王子异不敢动了,他怕让人伤上加伤。
一时间,场面焦灼。
“哥!”王大少从身后直接把人劈晕,没理会他恋爱脑弟弟的叫声。
Jeffery随后立刻上前,紧急处理了蔡徐坤身上的外伤。“好了,其他检查回去再做。”他顿了顿,又说“子异,我觉得他可能需要心理医生。”王子异吻了吻蔡徐坤的眼睛,他会陪着他的。

王,蔡两家人随后与团队高层进行了协商,公司之后发布声明,称与二人解除合约。

接下来是一段噩梦般的日子,蔡徐坤醒来的时候,像是不懂事的孩子,被王子异连人带被抱在怀里窃窃打望周围的人,有人稍微靠近点,就把脸埋进王子异胸口,浑身紧绷。王子异在这一段时间真是分身乏术,一般忙着以牙还牙,一边顾着蔡徐坤的衣食起居。王大少曾建议他找个护工,被温柔的拒绝了“坤坤会怕”,他说。
“哥,还有活口吗?”
“你别去了,这是你想看到的。”王大少知道他弟弟想知道对方到底给蔡徐坤看了什么,就提前替他问了出来,说真的,他真的怕这个弟弟克制不住自己的暴力因子。
这个晚上,蔡徐坤睡了之后,王子异把u盘里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视频里,他看到自己被人按在床上,一件件脱去衣服,脸埋在枕头里,有妖艳的女郎在他身边趴着,还在调整摄像机角度。他胃里一阵翻滚,难怪,难怪坤坤会同意他们的要求......他无法控制的留下泪来,虔诚的去亲吻蔡徐坤的额头,却发现对方满头大汗,嘴唇颤抖着,凑近去听,他在说“放开他”。蔡徐坤被噩梦惊醒,恐惧的感觉还在,具体内容却记不清了,他刚坐起来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个人他记得,他身上的味道总让他很安心,王子异。
“子异.....”
“坤坤,怎么醒了?”
“做了个不好的梦”蔡徐坤试图回想,却突然从大脑传来尖锐的刺痛。他抱住头,想躲开这种痛。
“坤坤!”王子异把他按在自己怀里,手顺着他脑后的头发“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反正是个不好的梦,我们再睡一会,我陪着你,好不好?”
胸口的脑袋轻轻摇了摇,毛茸茸的头发蹭的王子异有点痒,他翻身上床,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蔡徐坤抱得更舒服些。
天快亮的时候,王大少回家了,王子异看蔡徐坤已经睡着了,就轻轻把人放平,下楼去跟他哥商量一下怎么把依海踩到泥里。其实证据链差不多齐了,可是缺一记重锤,如果可以证明当初王子异被人非法拘禁而且对方还纵火伤人,那凭王家的名头,刑满释放之后对方也休想好过。王子异正在头脑风暴,突然听到一阵动静,他赶紧冲出书房,在楼梯的转角,看到蔡徐坤捂着膝盖躺在地上。
于是又是好一阵兵荒马乱。

王子异在手上长长的心理医生名单中做了筛选,长的太凶,不要,声音不好听,不要,业务能力不过关,不要,最后选定了一位,周锐。

周医生对他说“王小少爷,蔡先生的状况和你有关。他的潜意识里,一直觉得你是处在危险中的,而且这危险与他有关。心理学上称为自罪妄想。如果你不介意,我想知道他到底认为你遇到了什么危险。”王子异带他看了那一段视频,对方沉默了许久说“他真的很爱你。”是,我多么幸运,王子异想。

手指突然一烫,王子异把思绪从过往中拔出来,刚好左手腕传来震动,像小猫撒娇一样。他走出门,去洗掉手指上的烟味,顺便戳戳白色的表,告诉楼上的人他知道了,马上就来。

床上的小猫把头埋在他留下的外套里,眼睛还闭着,他走上前把人捞到怀里,把灯的亮度调亮一点,“可以睁眼了,坤坤。”青年睁开眼,坐起身,讨好的找他的嘴唇。王子异偏头躲开,却在对方惶然无措的眼神中心软下来,他亲了对方的额头,夸奖他“做的很好”。

更晚一些的时候,王大少发来消息,说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动手,王子异看着餐桌边那个试图帮他摆盘子的身影,这个人刚刚拒绝了他把他抱到沙发上的行为,这是他出事以来第一次拒绝他,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会逐渐变回那个有主见的蔡徐坤。王子异左手开火,笑了笑说“不急,我想他快好起来了。”属于蔡徐坤的,他们一定会全部抢回来,他的舞台,他的自由,他的万众瞩目,而这一切,只有送给一个清醒的蔡徐坤才有意义。
————————————————————————————————
王大少:我这个掌控全局的人居然没有名字?连我弟弟那个恋爱脑都有名字,我居然只是 王、大、少?

评论(12)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