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口是心非

双层窗帘拉得严丝合缝,室内静得只听得到加湿器偶尔发出的水声。

蔡徐坤轻轻推开了门,门内地灯随之发出了昏黄的光。他走到床前,伸手摸了摸男人的额头,长出了一口气,温度已经降下去了。“子异”他拍拍男人的脸,软着声音“子异,起来吃点东西再睡。”男人皱着眉,微微转了转眼睛,勉强睁开一半。“坤坤...”声音哑得不成样子,王子异听到自己的声音,更是眉心紧蹙。他清清嗓子,还要继续说,唇上却被压了一根手指。

玫瑰酝酿着一场风暴。

彼时,蔡徐坤在熬词,新曲的结尾怎么都改都不合心意,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子异和小鬼有通告,在另一个城市,男人用一条条简讯织了温柔陷阱,至于不回消息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对,几乎。

王子异你对得起我吗,他烦躁的划了几下手机。很好,你已经安静了十六个小时了,等你回来我要教你异地恋的正确方式。在王子异没有回消息的第十七个小时,蔡徐坤身上的气场变了------“熟人也远离”。

黑气实体化到什么程度呢?
也没有很严重吧,大约就是“别找我聊天不然你可能会死”的程度。-——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温州人这么说。他那天撞开他坤坤哥的门,差点被哥哥的眼神吓得变矮二十公分。精明的温州人第一次卡机了,“坤哥,”他定定神,“小鬼说他们已经登机了......”他本来是想和他哥一起去机场接二人组的,现在看起来他哥还不知道人要回来了。

坤哥,你是不是饿了,我不好吃的......

王子异,你真厉害。蔡徐坤握紧了手机。如果你现在打电话来,我还可以当做你只是没看到,不然我就当你是在跟别人睡觉,他舔舔嘴角,又被自己蠢到,露出一个嫌弃又别扭的笑。well,他是在生气,没错。王子异,恋爱程序了解一下?

生气归生气,他还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想要以整洁的精神面貌跟男朋友进行一场爱的交流。时钟的指针划了一圈又一圈,他稍微有些不安。堵车?被私生跟车?飞机中途没油迫降?被外星人抓走?怎么还不回来.....手中传来振感时,他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屏幕上闪着老实人三个大字。

“想起来理你男朋友了?”
“对不起坤坤,我手机没电......”
蔡徐坤在心里翻了一个一点不cool的白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包里装两个手机吗?但是他觉得自己要做一个宽容的人。
“我信了。”
“坤坤....我要回公司一趟,晚上就不回去了,你早点睡,记得喝薏仁水....”
这条消息很长,八成都是要他养生,蔡徐坤真的要气笑了。
“好。”关机,委屈,哄不好了。

“bro,”王子异的声音哑的不像样,他狠狠皱眉,还是掏出手机打字“没什么大事,别告诉坤坤。”
小鬼看着他,露出天塌脸,bro,这样会出事的,你的坤坤,是狮子座男孩。经纪人拿着化验单急匆匆回来,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平时不生病的人一旦生病,总是动静大些。“子异,歇两天。”王子异点点头,反正医院他有人,想什么时候走不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王子异两天后出现在了蔡徐坤面前,他看起来还是十足的酷盖,虽然体温还是很高,但对他来说见不到小玫瑰更让人烦躁。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在练舞吧,他向舞蹈室走去。

蔡徐坤在扒舞,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带着大家练,看到王子异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等一遍过完,向他扬起下巴,说:跟我跳一遍。老实人自然不会拒绝,他毕竟还是个认真踏实渴望舞台的好少年。
王子异看着火力全开的蔡徐坤 觉得他的小玫瑰好像变得更迷人了,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要被帅到晕倒呢?他不知不觉停下了动作,坐在了地上。他的小玫瑰也关了音乐,朝他走来,他只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小玫瑰坐在他跟前,凑的很近看他,唇一张一合,他努力读他的唇形,一个晃眼撞进了柔软金发下的眼睛,上帝啊,让我晕倒吧,我现在不能吻他......

上帝还是很仁慈的,他听见了老实人的请求。

蔡徐坤在知道了王子异并没有回公司而是去了医院之后,狠狠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去他妈的宽容,对男朋友必须严格起来。

所以他现在靠在床头,大腿上躺着依旧发不出声的男朋友,心软的一塌糊涂。老实人,温柔陷阱,山西大佛,b-boy,现在窝在他的身边,散着头发,全然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乖巧样子,他叹了口气,腿有点麻。

蔡徐坤再睁眼的时候,他已经被人放进了被窝,摆成了最标准的睡姿,床头放着他卡住的歌词。最后两句被人填上了。

我将你奉为昏主,我认你做我的王。
——————————————————————————————撒泼打滚求评论 谢谢大家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