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中秋番】花好月圆(上)



楚乔从浴池出来,歪在榻上不愿动。她有孕后就极怕热了,所以就开了窗,高原的月亮正嵌在窗里,大概离天更近,天气又晴朗,所以月色格外皎洁。看着看着,她又困了,可头发还湿着,便打算在榻上小睡一会儿。左右看看,刚巧男人的披风就搭在椅背上,她伸长了手一把抓过来,把自己严严实实盖好,省的男人又黑脸。

宇文玥看着桌上的公文,眉头紧锁,可心思早飞到了一边。星儿自春末发现有孕后,夜里总睡不安稳,她心疼自己早年间伤了身体,不肯影响他休息,便坚持说要分开睡,他费了一番口舌才压下了她的心思。可是月份慢慢大了,星儿愈发怕热,一次他抱了她睡,她不多时就皱着眉推开,说压到肚子不舒服,而且热。从这一夜开始,他再没上过星儿的床。虽说两个人仍在一间房,但是人在眼前晃来晃去却不能抱,实在是考验他。
看着满案文书,他难得任性一把——中秋,不看了。他快步往寝宫走,大老远就看见窗户开着,不由皱了眉,星儿也太不注意了。

楚乔迷迷糊糊的,她把小半张脸埋在披风的毛领里,深深吸一口气,鼻尖萦绕着宇文玥的味道。可靠而包容,恰到好处的撩人。她小幅度蹭了蹭,心里有一种奇异的快乐——我的男人,我孩子的父亲…
宇文玥站在门边看着楚乔把他的衣服揉来揉去,心情复杂。
楚乔似有所感的从毛领里抬起头,回头对上了男人的目光。





屋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