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花茶

与正文无关


假装自己是个有文字功底的人

大家就当图个乐呵

———————————————————————🌹

楚乔温了用洛神花泡的茶,走在星月宫长长的回廊上,往年这个季节,宇文玥都会有些咳嗽,偏生又到了一年中政务最繁忙地时候,她总会接到医官抱怨,说男人不肯喝药,只好请她拿个主意。她便也上了心,耐着性子读医书,习药理,小厨房里时刻备着药膳,什么时候男人有胃口了,都可以立刻入口。只是偶尔也有他累得狠了,吃不下东西的时候,她和几位大夫便以洛神花入了茶,又加了些其他味道不甚明显的温补药材,时不时哄他喝上两口,倒也有些作用。

她推开门,室内弥漫着安息香温暖的味道,阳光从她身后照进来,在室内荡出一个涟漪。弥漫的袅娜烟气后,宇文玥披着杏色外衣,悬腕写着些什么,这么些年过去竟并无多大变化。她笑了,唯有他能得时光善待。

她走过去,自顾自在他对面坐下,倒了两杯茶,推了一杯过去,自己捧了另一杯喝。“宇文玥,你当初背着我做了多少事啊,这里是你早便留好的后路,对不对?”并没有要等对面人回答的意思,她继续说“云舟也长大了,我早说过,他必是要继承你的谋略,眼看着很快就能独当一面了。”她喝了口茶,“只是倒从未听他提过哪家姑娘,你说我要不要替他先摸摸底?”对面的男人停了笔,隔着氤氲的热气歪头看向她,一脸无奈。楚乔笑了,颇有些狡黠:“ 我就是想知道,什么样的姑娘能收了他!”她顿了顿,换了话题:“马上就要到捕捞湟鱼的时候了,不知道今年能捞上多少……”宇文玥目光缱绻,茶香中似要伸手摸摸她的脸:“星儿……”


“母亲,百姓均已到湖边,您准备妥当了吗?”云舟在门外提醒。她眨眨眼,如梦初醒,对面空无一人。一低头,楚乔发现桌子上有一滴水,正疑惑它是哪来的,才发现自己已泪流满面。她伸手端过对面那杯早已冷掉的茶一饮而尽。而后擦干泪起身,理了仪容,推开了房门。高原的阳光明媚得毫不吝啬,万里无云,远处传来欢庆的歌声。她定定神,说:“走吧。”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评论(2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