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药丸

七夕小甜番
严重OOC预警
耍流氓预警
~~~~~~~~~~~~~~~~~~~~~~~~~~❤️

乞巧又至,楚乔坐在高高的城楼上,看着街市上热闹的人群。有年轻的姑娘三五成群,花枝招展的走着,对路过的少年视而不见,却在走远一些后偷偷回头瞧着;有精明的商家搭了台子,说是比比手艺,却在人群中卖出了不少瓜果小食;偶尔还能看见几个卜卦的,借由针在水中倒影的长短来占卜巧拙,从这些摊位上离开得姑娘,也都是一副鼓舞雀跃的样子,想来也是听了好话。

她不禁觉得好笑,天意何时就这般好揣测了呢,若真如此,她也不会错过挚爱这么多年。“我陪你去看看?”宇文玥落在她身后问。楚乔回过头,笑着说:“都是些哄小姑娘的,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宇文玥却是拉了她的手:“还是去看看吧,我也许久不曾和你一同来过这样热闹的地方。”说着就下了城楼。

楚乔拉着宇文玥上了水乡特有的乌篷船,一是街上太过拥挤,二是宇文玥实在惹眼,穿着虽是简单,但那骨子里透出的气度却难以遮掩,单就走到船坞这一段路,已不知吸引了多少女子的目光。她本想着,在船上应该就没那么多人会注意到他,却没想到不一会儿就有各式香囊被丢进了船,香囊的主人站在岸边或桥头,看着男人娇笑,四面八分盈盈送来的秋波让她有些坐不住。宇文玥立在船头,对这些都视而不见,楚乔眨眨眼,扬起一抹笑。她出了船舱,站在宇文玥面前,拉着他的手:“相公,你都不理人家…”宇文玥的表情僵了一下,她得寸进尺,抱上了男人的腰,在他胸前蹭蹭:“相公……”声音叫一个千回百转,刚刚好传到桥头立着的女子耳中。宇文玥给她蹭地意动,他压住楚乔的头,在她耳边低声警告:“不许动。”楚乔透过他的肩头,满意的看到那些姑娘们失落的表情,也就安分下来。
她忆起多年前的上元节,花灯如昼,她与宇文玥也是在一条这样热闹的街,男人送了她兔子灯,还扔了别人送她的糖葫芦。他那时的黑脸如今竟让她觉得无比甜蜜。

上了岸,她找了酒楼,寻了个临窗的位置,拉宇文玥坐下。伙计上了几样小吃和两壶酒,宇文玥刚要倒,就被楚乔制止了。“酒是我的,你,喝这个。”她伸出一根手指,推过一小碗百合粥。男人无奈的皱了眉:“越发没规矩。”却也是拿起了勺子。到底入了秋,夜风吹来有些凉了,楚乔挽着宇文玥往回走,有心想要借酒逗逗他,便装作醉了,一路上不住在他身上磨蹭着,终于看见揽月楼的招牌,她指着那牌匾就说:“看,它调戏你!”宇文玥把她的手拉回来:“那不是我的“玥”,你醉了。”楚乔却挣开了,她紧紧抱着宇文玥的腰,一头扎进他怀里:“只有我能这样!”说着又抬起头寻他的唇。还好楼中部众迎了出来,把人送回了园子。

宇文玥被楚乔缠着,只好请月七代为谢过。楚乔泪汪汪地望着他,满脸写着委屈。
“怎么了?”宇文玥的声音温柔极了。
“你不要我了……”楚乔哑着嗓子。
“我何时说过?”宇文玥觉得自己开始头疼。
“你不要我亲……你都是我相公了你还不要我亲你……你就是不要我了……”楚乔更委屈了。
“大庭广众的……”宇文玥觉得自己头更疼了。
“……我要换个相公…不跟你好了……”楚乔直接推开了他,便要走开,男人面色陡然一变:“星儿,你再说一遍。”
楚乔大着胆子,含糊到:“去找一个给我亲的相公……”就觉得唇上一痛,竟是被人咬了结实,男人却又转换神色,勾起了笑,还演?星儿要玩,他自是奉陪。一而再的挑战他也就算了,只是她千不该万不该说出“换相公”的话,他觉得是时候给她长长记性:“为夫觉得,大街上这般亲昵于理不合,这才推开,不想竟伤了夫人的心,是为夫不好,这就向夫人赔罪,嗯?”

楚乔被他扬起的尾音激得浑身一抖,她觉得,要完。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