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十六)

我惹我男人生气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

这边马不停蹄,青山院里也是手忙脚乱。
宇文玥上午一醒就要找楚乔,月七按照之前的安排,告诉他楚乔去找贺萧了,宇文玥皱了皱眉,却也没说什么。月七正要放下心来,突然廊下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他出去一看,就知道坏了。残红剑不知道被什么人送了回来。“拿进来。”屋内传来宇文玥的声音。月七抱着必死的心,把残红剑呈上。宇文玥的声音很平静,他说:“她去找燕洵了。”月七从这句话里听出了莫名的疲惫,正要解释,就见宇文玥头一偏,一口血吐在床边,人也没了动静。还好左宝仓估摸着人差不多该醒了,又想起楚乔的威逼利诱,这才出手救了他。

楚乔终于赶在第三天清晨回到了宇文玥身边,此时男人已经连药都喂不进去了。楚乔几乎是飞扑到床边,像在马车上那样把药送到男人嘴里,把他的上身微微抬高,宇文玥,咽下去,求你了宇文玥,咽下去…还是蒙枫看不下去了,用往生营里的手法强行让宇文玥把药咽了下去。
看她平静了些,月七立刻把残红剑拿给她。楚乔惊讶道:“残红剑?怎么在你这儿?”“前天有人送来的,外面还裹了件衣服”说着,月七又拿出一件衣服,楚乔接过后觉得有些眼熟,她仔细想了想,燕洵!这是他的衣服!这下误会大了,她以为燕洵虽然狠戾,却不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却又嘲笑自己天真,冰湖一战,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她静静守着宇文玥,想着他若是挺不过来,也没什么的,至少可以休息了,大不了她跑快点去找他就是了,她要好好抱抱他,毕竟这世间最让人难过的就是空欢喜。

蒙枫犹豫的看着她,似乎有话想问,楚乔了然的看了她一眼,也没打算瞒:“寒冰决使不出来,不大习惯。”“燕洵?”“还会有谁?”一时间,屋内安静了下来。楚乔头疼的揉揉眉心,把人都清了出去。

宇文玥原本不愿醒来,他心里藏了潭死水,绝望的吹不起半点儿波澜,醒来又怎么样呢?他心心念念的人已经不属于他了,那他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胸口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他朝黑暗的地底沉去,突然,好像飘起了雨,一滴两滴,本应冰凉的雨却变得滚烫,耳边有一阵一阵的嗡鸣,他烦得厉害,想挥手打开那个在他耳边吵个不停的人。楚乔感到宇文玥的手指动了一下,她擦干眼泪,把他手贴到自己脸上,絮絮说着:“对不起宇文玥,我本想帮你,却又伤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宇文玥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拆散了又重组一般,每一寸血肉都痛的厉害,他忍不住咳了起来。

楚乔看到男人单薄的身体抖动着,急促的喘息起来,才知道人痛到极致是会连咳嗽都没有力气的,她把男人的上半身微微抬高,又轻轻拍着他的背,让他的气息稍微顺畅些,宇文玥卖力的咳喘着,他想把堵在胸口的那口气吐出来,楚乔用衣角擦了擦他头上的汗,突然就看见他嘴角溢出了暗红色的血。她吓到失去理智,只大声叫着月七,又抖着手去擦宇文玥嘴角的血,可怎么都擦不干净。左宝仓被月七拎到了宇文玥床前,被这情形唬得一愣,赶紧拉过宇文玥的手,良久,给了楚乔一个“放心”的眼神。“他一时激动刺激到了心脉,这才晕了过去,现在吐出这口淤血,反而有利于恢复。”她这才稍放下心来,几乎喜极而泣。

宇文玥一日日躺着,楚乔全心照顾着他,帮他擦洗,按摩,喂药,更换屋里的鲜花,一件件全都亲力亲为。如果午后有太阳,风又不大,她就会让月七帮忙,把宇文玥抬到庭院里晒晒太阳。今天就是,她把男人的头发松散的束在脑后,替他披上一件深蓝色的锦袍,仔细整理好衣带,看上去仍是那个神仙般的公子。庭中放着宽大的榻,她拥着宇文玥,跟他闲聊:“以后啊,我想要两个孩子,男孩像你,女孩像我,我可以教他们骑马射箭,你就教才学谋略,我们的孩子,可不能什么都不会…”她把人往上扶了扶,让他的头刚好靠在自己肩上,舀了一小勺蜂蜜水让男人润润喉,又仔细擦了擦他嘴角,弯曲的眉眼没了弧度,她倾身吻上男人的额头,心中长叹一声:“所以宇文玥,你还要睡多久…”突然,她动作一僵,怀里的人好像有了反应,她又贴得近了一些,这一次,就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男人真的有了反应,他在用尽全力的推拒她。
宇文玥的力气其实不大,可楚乔不敢小瞧这轻飘飘的一推,她好不容易说服男人从他坚硬的壳里走出来,这下子前功尽弃了。她不敢用力抱宇文玥,却也不敢松开手,一时间,十分尴尬。宇文玥完全回到了她初到青山院时那个高冷的性子,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叫来月七扶自己回去。起身时,他明显的晃了一下,楚乔忙伸手去扶,却被宇文玥躲开了,她只好看着宇文玥头也不回的进了屋。

她知道这次是真的惹到他了。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