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十四)

车外还吹着风,车里却暖意融融,四周静得只听得见木头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宇文玥沉沉的睡着,楚乔却异常清醒。长安城里,能帮她的,也就只有左宝仓了。既然说到以后,她就不得不开始打算。

宇文玥回去要面对的,是他对长安最后的眷恋,宇文灼。祖父应是已收到自己无碍的消息了,只是有些事,还是要当面说清,为从前,更为以后。

三人进了长安城就直奔左宝仓的兵器铺子,准备等天色暗下再进青山院。左宝仓正全神贯注研究他的收藏,被月七推门的动静吓了一跳。他正准备发火,就看到楚乔小心翼翼的护着宇文玥走了进来,扶他坐好,又拿了软枕垫在身后,他连骂人都忘了,楚乔当年在密道里戾气十足的样子他还记忆犹新,今天怎么就柔情似水了…楚乔安顿好宇文玥,就朝他看了过来,眼神可以用预谋已久来形容,她开口:“左掌柜,借一步说话。”然后不等他拒绝就向阁楼走去。左宝仓想了想,找风云令还得指着她,就跟了过去。
“老头,密道借我用用。”
“你这是求人帮忙的态度?”
“我没求你。”
“………去吧去吧,别在这打扰我生意。”
楚乔满意的走开,却没注意到左宝仓在她身后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还是那么凶……”突然她又折回来,问:“左老头,寒冰决你知道多少?”左宝仓心中一震,难道她恢复记忆了?楚乔看他反应就了然,却也并未多言,转身离开了。

密道在地下,她还记得宇文玥上次被她连累,结果寒疾发作,浑身冰凉,还晕过去了,这次一定不能出任何问题。她不放心的摸了摸他衣服的厚度,忧心忡忡。宇文玥似是看出了她在担心什么,安慰道:“别怕,上次呆了太久,这次我们只停留很短的时间,我会没事的。”话是这么说,可宇文玥忘了,那时的自己,只有这一处弱点,可如今他的身体说千疮百孔也不为过。果然,进入密道后他还是呼吸一窒,空气久未流通,弥漫着发霉的味道,他走着走着就觉得头重脚轻,身上软绵绵的,楚乔的身影也模糊起来,却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想着:“星儿,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来到出口,宇文玥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整个人就软倒在楚乔身上,若不是月七及时伸出手,两个人都会摔倒在地。月七直接打横抱起宇文玥,赶回卧房,把人平放在床上,又快速解开他的衣服,楚乔看着他胸前狰狞的疤痕,心揪成一团。

她把左宝仓拽出了屋外。“你有没有办法让他睡几天?不伤身体的那种。”“有是有,但你得告诉我你要干嘛。”“去燕北。”绍无涯曾跟她提过一种名叫“集雾”的药方,说是养心上品,可他目前差两味药,木蝴蝶,沙棘。木蝴蝶江南地区就有,这也是她说要去那看看的原因之一,沙棘,却只在燕北腹地的沙地上才长得好。本想着惊蛰过了再说,现在看来怕是不能再等了,她不得不先离开一段时间。二人又进了房间,她嘱咐了月七许多,从要在被子里加上炙石,到汤药需用蜂蜜调味,桩桩件件,事无巨细,最后她补了一句:“若他问起,说我去找贺萧了。”月七也沉声应了,他们都明白,此行不容易。她立刻出发,一人一马一剑,一路疾驰。到秦城时,立刻给蒙枫去了消息,请她帮忙先收些沙棘,不料蒙枫很快给她回复,红川城所有的药材铺子都没有沙棘了。这不是什么珍贵药材,药店没有,只能是有人授意。她想起从蓝城向北,有一片沙漠,自己曾在一片沙棘林后避过风,便打算自己去找找。思及此,她也没了修整的心思,换了马就直奔红川而去,日落前,必须进城。她仔细想过,若是要去江南取到木蝴蝶,再返回红川交给绍无涯,绝无可能赶在惊蛰前回到宇文玥身边的,元嵩与宇文玥私交不错,又是皇子,为今之计只有借他的力。蒙枫立刻认出了她,带她来到元嵩跟前。

他见到她似乎很是惊讶:“你不陪在宇文玥身边,到这来做什么?来会老情人?”楚乔皱了眉,说:“元嵩,这次我来是想请你帮忙寻木蝴蝶,要尽快,到手之后你想我如何做,我都答应。”“为何?”“为宇文玥。”元嵩定定瞧着她,似乎在辨认她话的真假,楚乔也任由他打量。终于,他击了两下掌,唤蒙枫进来:“你去找药。”他递出一个檀木盒子。蒙枫接过,转身离开。楚乔也准备出去,却被元嵩叫住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他在找你。”楚乔沉默,别说是天罗地网,就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去。

她乔装成草原女子,也把残红拿黑布裹了起来,一路狂奔到记忆中沙棘林在的位置,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曾经挂满红色果实的林子,只剩下了焦黑的树枝,有的已经被黄沙埋了半截,她怒疾反笑,当下扯去了伪装,向蓝城出发。她找不到燕洵,但黑鹰军能,她要做的,就是把自己送到黑鹰军手上。果然,在城门口她注意到有几个人跟上了自己,于是就走到一处死胡同,假意打斗一番,便如愿被送去见了燕洵。
等到眼前的黑布被扯掉,她看到了燕北王。他坐在王座上,似笑非笑地望向她,问:“阿楚,你可玩够了?”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