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十五)

楚乔再见到他,满脑子都是当日他下令放箭时的狠戾,她冷冷地开口:“条件。”
“什么?”
“药,你怎么样才会给我?”
“我最近总是头疼,晚上做梦都是被血染红的九幽台,军医就让我用这东西泡水喝。”他拍拍手,燕卫就抬着几个大箱子进来,“阿楚,我得了坛好酒,你愿不愿意陪我喝两杯?”
“我只喝朋友的酒。”
“还是酒有用,醉了就睡,不像这玩意,喝了这么久也没效果,”他斜了一眼地上的箱子,“烧了吧。”然后漫不经心的下了命令。楚乔急忙阻止:“等等!我喝…”燕洵走下了高位,站在她对面,眼神里满是不择手段的疯狂。
燕洵倒出两碗,自己端了一碗,向她示意:“为你的归来。”楚乔皱着眉,还是咬咬牙喝了下去,然后她就突然觉得真气一滞,人也软了下去。燕洵把她抱起来,说:“阿楚,你醉了。”楚乔眼前渐渐黑了下去,手中的残红剑也掉在了地上。
从她离开长安算起,已经是第四天了,与此同时,月七也焦虑着,左宝仓给的药,最多只能再撑两天。



燕洵把楚乔放在床上,拾起地上的残红剑,叫来心腹低声吩咐了几句,就见来人捧着剑,快马加鞭的向东南方去了。他回身坐在她旁边,阿楚,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回去了……
楚乔从头痛欲裂中醒来,她隐约记得自己喝了燕洵的酒,然后……她撑着床想坐起来,却突然手一软重重倒了回去,怎么回事,为什么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一转头,看到了燕洵的脸,他似乎是在等她醒来:“醒了?我带你去你的住处。”说完就打横抱起她,出了王帐。楚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试着运转了寒冰决,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那股内力像是完全和自己失去了联系。她尽力回想着自己被带来时走的路,慢慢在脑海里勾勒出了大致的路线图。燕洵把她安排在紧挨着王帐的帐篷里,燕卫轮番守着,还把装药的两只木箱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她又没有趁手的武器,明抢怕是行不通,那就只有一条路。
是夜,她听到外面有人讲话,似乎是燕洵军中对如何处置她产生了争议,各位将军都聚在王帐议事,燕洵自然也在,她知道,机会来了。她把自己的手腕举到嘴边,张嘴就咬。牙齿不够锋利,无法造成太深的伤口,可却是足够血肉模糊,加上她一直注意不让伤口的雪凝固,等燕洵过来找她时,血已经染红了一块毛毡。她躺在床上,沉默的看着燕洵有些扭曲的脸。“军医马上到。”
“放我走。”
“不可能。”楚乔闭上了眼睛,突然又向已经惨不忍睹得手腕咬去,燕洵气急败坏的按住她的伤口,说:“你若再如此,就休想我放过宇文玥。”楚乔挣扎了一阵,终于像是退让般停下了动作,她疲惫的开口:“我只让乌先生来。”燕洵刚要拒绝,就听她继续说:“你的人,怕是恨不得我早点死,我还要留着命回去。”燕洵收紧了手,捏的楚乔觉得自己骨头都要碎掉,才听他压低了声音吩咐:“去请乌先生过来。”

在等待的时间里,楚乔只草草的包住了伤口,既没有涂任何止血的药,也拒绝了所有和外界的交流,毫无反应的躺在床上,乌先生再不过来,她就要假戏真做了。终于,外面传来急匆匆地脚步声,乌先生带着仲羽出现在她面前,看到她的伤,眉头紧锁。燕洵站在一旁,看着她乌先生帮她缝合、上药、包扎,也看清了她的决绝,脸色铁青的离开了。楚乔在乌先生手上简单写下了自己的来意,看他点头,才放心休息,她需要充足的体力。
当晚仲羽帮她换药时,就带了一个瓷瓶,里面装满了沙棘果精炼出的油。楚乔仔细收好药瓶,又接过仲羽悄悄递给她的短刃藏在衣袖里,朝她点点头。仲羽踢翻了火盆,大叫了一声“阿楚”,外面守着她的燕卫跑进来问:“羽姑娘,发生何事了?”就突然觉得自己背后一痛,接着就倒在地上,没了生机。仲羽又一个手刀放倒了想去报信的另一个燕卫,带着楚乔出了王帐。这一路,都没有什么守卫,楚乔警觉的停下脚步,仲羽见状笑了笑,说:“马跑了他们还怎么追你?”楚乔明白了,却又感叹,仲羽的离开,绝对是燕洵的重大损失,他得好好受着。潜出营,谢过了仲羽,楚乔快马加鞭,赶往绍无涯的药庐。
她把那个瓷瓶交给绍无涯,就重重地从马上栽了下来,还好蒙枫及时接住了她。绍无涯说只是失血造成的眩晕,可蒙枫觉得不对,之前楚乔气息绵长,现在却急促了许多,可她也说不清到底是哪不对。
绍无涯很快制好了丹药,叮嘱她服药期间断不可再受刺激,楚乔慎重的点点头,立刻往长安出发。她听到身后传来哒哒的马蹄声,蒙枫叫她:“楚姑娘,裕王殿下要我随你同去。”楚乔想,她现在寒冰决受阻,蒙枫刚好能补这个空缺,也就答应了。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