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十三)

口是心非?不存在的
———————————————————————————当天下午,一行三人准备出发,宇文玥知道此时让她回去是不可能的,索性也就没开这个口。楚乔特意去把马车收拾了一番,细密的绒毯铺了很多层,车厢四周也都挂了厚厚的窗帘,如果不是这是轻便型的马车,她都想放进贵妃榻进去,退而求其次,她又堆了许多软枕进去,然后满意的点点头,现在冷风吹不进来,也不会那么颠,宇文玥应该可以舒服些了。她转身回了客栈,请掌柜帮忙打包了些糕点,结了费用,就见月七已经扶着宇文玥下来了。

宇文玥看到大变样的马车,有些想笑,他怎么就跟瓷娃娃一样磕不得碰不得了?星儿也未免太紧张了。楚乔扶宇文玥进了马车,在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后又把狐裘搭在他的腿上,才让月七出发。楚乔坐在宇文玥旁边,对他说:“你难受就说出来,我们就多休息几次,知道吗?”宇文玥点了点头。楚乔看他精神还不错,就继续说:“进了长安城,我就易容跟在你身边,我会小心些的。”宇文玥看向她,说:“魏帝已知晓宇文玥战死,此次我也只为让祖父安心,你不必如此紧张。”楚乔定定看着他,说“既然都是回青山院,我们不如等一段时间再走,一来燕…他的手伸不到这么长,二来,惊蛰快到了…”宇文玥安抚的拍拍她:“从前我一个人,如今有你在,会没事的。”楚乔没有说话,只伸手替他捶了捶僵硬的肩。她知道这个男人惯是能忍的,怕是不到极限不会开口,便默默下了决心,到时候一定守着他寸步不离。
马车走在山路上,宇文玥有些晕车,楚乔心疼的替他擦了额头的汗,抚平他皱着的眉,让宇文玥躺在自己腿上,一边按着头部的穴位,一边讲些琐事分散他的注意力。“宇文玥,这次我一定要把你青山院所有的药都顺走,等你好了,我们可以去江南看看,那儿的美人人美歌甜身段儿佳,我还想去见识见识,我们可以上一艘画舫,听听小曲,尝尝湖鲜,晚上听着水声入眠,然后我们去大理,那有许多温泉,对你身体有好处,然后……我想不到了,你有什么想看的吗?”宇文玥很久都没有说话,久到楚乔以为他睡着了,突然听到他用气声说:“……去青海吧……”楚乔放轻了手下的动作,小声应着:“好,听你的……”

过了这段让人头晕的山路,宇文玥缓了过来,他示意月七停车修整。楚乔先下了车,生好火才回去扶宇文玥。宇文玥被山风激的咳了两声,楚乔帮他把披风又拢了拢,护着他慢慢活动。宇文玥的眼睛白天基本可以正常视物,可到了晚上,或者是一些昏暗的地方还是看不清楚,她时不时还要提醒他小心脚下。扶着男人在火堆前坐下,她拉着他的手伸到火旁取暖,男人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思,像是笃定她不会让他烫到。楚乔终于觉得男人的手有了些暖意,就想让他回马车上,夜间风寒露重,他不能在外面呆太久。
宇文玥散了头发,懒懒的倚在一边的软枕上,正等着楚乔过去。她倒出今晚的药,递到宇文玥唇边,可男人却皱了眉,道:“先放着吧。”他实在是吃不下去了,闻到药的味道都一阵阵反胃。楚乔偷笑,多大的人了,还怕苦,又心疼他最近是拿药当饭吃,胃口都败光了也不能停,衣服越发显得宽松,于是就把药含在嘴里,贴上了男人的唇。宇文玥震惊的睁开眼,他的星儿这是学会主动了?他咬住女子香香软软的唇瓣,伸出手把她向自己压过来,正要攻城掠地,却尝到了一丝熟悉的苦涩。他急忙想退开,却被楚乔阻止了,她把药丸推倒他口腔深处,又逼着他咽下,这才退开。

宇文玥按着胸口,有些恼怒的看向她,楚乔正觉得这男人真难伺候,又顾虑如今他的心脉极易受情绪影响,别真把人惹恼了,再难受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就把他揽过来,让他靠在自己身前,盖好,说:“我的确想让你吃药,”果然,男人赌气般想要挣脱出来,她加了些力道圈住他,接着说:“可主要还是想亲亲你啊。”“哼…”男人没好气的应了她一声,面无表情,却红了耳根。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