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十)


明明身体很满意嘴上就是不说
还要对媳妇开嘲讽技能
公子好坏好坏的呀~
~~~~~~~~~~~~~~^o^~~~~~~~~~^o^


月七想起刚刚的事,一头冷汗。
他听到宇文玥撕心裂肺地咳了一阵,怕他心脉受不住,就唤了一声:“公子?”车内并无人应答,他靠近些,大声喊:“公子?”还是没有回应,却听到“嗵”的一声,像是什么重物撞击地面发出的。他心想:“坏了!”连忙撩开帘子,冲了进去。宇文玥倒在地上,脸色惨白,紧紧地捂住胸口,把自己缩成一团。月七忙上前,从他怀里摸出绍先生配的药丸,打开瓶子才发现,竟是见了底!月七感到有人扯着他的衣袖,急忙看向宇文玥,“…去,去秦城……”月七本想带宇文玥进城,却又听他强撑着说:“你去…去带人回来……”月七只好把轻功发挥到极致,抓着大夫就走。
宇文玥想稍微动动僵硬的腰,可连日来的颠簸让他浑身散架了般,加上夜里湿气重,他只觉得一股阴寒之气从骨缝中透出来,全身的每一块骨头,每一个关节都痛得他无法呼吸。加上本身心脉就没有完全复原,如今一点点变化都从这里找回来,他觉得胸口一阵刺痛,眼前一黑,就从座位上倒了下来。
月七把大夫推进车厢,凶神恶煞地守着,就怕诊得不够仔细。老大夫到底是医者仁心,皱着眉头说:“这位公子寒气入体,又太过劳累,才会如此凶险,且公子心脉较常人弱些,眼下绝不可再受累,除了好好温养,别无他法。”这些话,楚乔在车外听得分明。



她冲进车内,把手抵在男人背后,运转寒冰决,精纯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送出去。“月七,带人离开。”她勉强分出一丝精神说。月七整个人还处在惊讶中,没有动作。“还等什么!”楚乔不得不再次提醒他。月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应了声,抓着大夫一路飞回秦城。
宇文玥昏昏沉沉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声,他感觉到一股力量涌进自己的身体,可他现在却没法作出回应。楚乔觉得自己的内力如泥牛入海般,明明量不小,可就是没什么成效。她咬咬牙,把宇文玥整个人圈进怀里,将手探入了他的里衣。躺了这么久,男人原本分明的肌肉有些模糊,但不可否认,依旧是手感上佳,楚乔顾不上脸红,附上了男人的丹田,她深呼一口气,把自己的内力沉入他的身体,引导着这股力量在男人全身游走着,一点一点冲击着他淤塞的经脉。宇文玥的脸色泛起了一丝潮红,身上也渐渐沁出汗来,他觉得自己处在一个奇妙的境界,半是海水,半是火焰,体内有什么东西沸腾一般,前所未有的暖,身体每一寸都舒展开来,可是又分明感觉到外面寒风瑟瑟,吹过皮肤激起细小的颤栗。楚乔的手放在男人小腹,敏感的察觉到对方的身体起了一丝变化,男人在她怀里不安的蹭着,她的脸瞬间就红到了耳根,小心控制着自己的气息撤出了宇文玥的经脉。

月七回来时,楚乔还没来得及帮宇文玥整理好衣服,于是月七就看见他家公子衣衫不整的躺在星儿姑娘怀里,两个人都脸色绯红,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出了马车。楚乔快速替宇文玥打理好,当下就让月七驾车进秦城。

马车刚进城,宇文玥就清醒了过来,刚才的温暖极大的缓解了他的不适,映着街市的光,他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星儿……楚乔注意到他醒来,就捏了捏他的手,以示自己对他悄悄离开的不满。宇文玥敏感的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变化,他轻笑了一声,说:“星儿什么时候学会趁人之危了?”楚乔觉得自己的脸又红了,手心都开始出汗,她刚想解释,宇文玥就娇弱地咳了两声,埋在她肩上不再说话,可微微翘起的嘴角却透露了他的好心情。楚乔气得想咬男人一口,又觉得真咬了心疼的还是自己,只好不服气地盯着男人的脸。宇文玥眉骨开阔,鼻梁高挺,不笑的时候有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可若是撒起娇来,天下怕是没有女人能够抵挡。

她脑子里蹦出“绝世”两个字,绝世的容貌,绝世的别扭性子。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