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八)

讲真 公子寒疾人设 掉进了冰湖 之前经过两轮车轮战 又中了两箭 其中一箭穿胸而过 这要能活得好好的 我就把手机吃下去
———————————————————————————
宇文玥一早就醒了,他感觉到自己身上并没有粘腻的感觉,知道应该是有人帮他收拾过了。他眨眨眼:“星儿,你别生气…”楚乔抱了抱他,认真地说:“宇文玥,你若真想让我安心,就别这么折磨自己,我既跟着你跳了冰湖,以后便是刀山火海也不会离开了,所以不要再推开我,最起码在你病好之前,让我陪着你,好吗?”

宇文玥轻轻离开她的怀抱,说:“星儿,你要为自己活着…”楚乔知道这个男人一向是个有什么苦都往心里埋的性子,也不急着反驳,只是帮他把散着的黑发理顺,松松地束在脑后,像她过去在青山院常做的那样,接着她替宇文玥裹上披风,扶着他一点点站起来,以此作无声的反抗。宇文玥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屋内铺上了厚厚的绒毯,踩上去暖暖的,又往前走了几步,他摸到了桌角,却发现已经包上了软垫,昨天还放在桌上的花瓶已经不在了,他知道,这都是星儿连夜布置的。楚乔在他身侧护着,慢慢向前走,每过一段时间就来搭他的脉,确定这个男人没有勉强自己才放心。

宇文玥有些累了,可他觉得自己能走完这几步路,就咬咬牙往前走去,楚乔知道这个人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停下,也不急着扶他,终于,宇文玥走到了窗户旁,准确的伸手推开了窗。他鼻尖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楚乔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初春的风对宇文玥来说还是有些凉,他被激得咳了两声。楚乔半扶半抱的把男人安顿在窗下的软榻上,替他擦了汗,把窗户关小了些,又倒了茶给他。茶里有绍先生特意配的药,闻起来有些苦涩,却可以安神。宇文玥小口小口地喝着,感觉到一双手熟练的按摩着自己的双腿,一开始有些涨涨的,慢慢就暖和了起来,之前过于紧绷造成的酸痛感也减轻了不少。

他觉得自己分成了两个人,一个人说:“急什么!你好得越慢,就能和她呆得越久!”另一个却说:“你要快点好起来,只有这样她才能放心忙自己的事!”宇文玥烦躁的皱了眉,自己如今除了拖累星儿,什么都做不到,她又有一堆事要做,怕是早就想离开,只是觉得愧对自己难以开口吧……楚乔还当他是不舒服,放轻了手上的力度,说“宇文玥,你要快点好起来……”,别再让我心疼了……宇文玥心中一痛,她果然急着走,只是可不可以让他在不多的时间里放纵一次…之后,他便放她自由…




日子一天天过去,宇文玥的恢复情况出乎意料的好,他现在已经可以在房里自由走动了。楚乔坐在床上,一手顺着宇文玥的头发,一手有节奏的轻拍着他。这男人最近被她养出了精准的生物钟,加上每天都不走到腿软不停下,就习惯了午后睡上半个时辰,只是每次都要她陪着。最近更是要强撑着和她说话,茫茫然地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得人心都揪在一起,今天也是这样,不过话题却有些奇怪。
宇文玥半睁着眼说:“星儿,你不必日日守着我。”
楚乔还当他是不愿意自己辛苦,就回答“星儿愿意这么做。”
宇文玥安静了一会,又开口“若是怜悯,大可不必。若是为燕洵,我如今也拦不住他了。若是为你自己,我也只会绊着你……”楚乔无语,这男人是要变身问题少年吗?从前就是这样,如今又是,总是小心翼翼试探着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一有风吹草动,就缩回他自己的壳里,把自己伤得体无完肤,真是……这次一定要让他彻底安心!燕洵,是自己看走了眼,以至于对他偏心至此,非要痛彻心扉才肯从梦中醒来,才让真正爱自己的人伤得这么深……

而这边宇文玥没有等到她的回答,以为她在犹豫,就试探着叫了一声“星儿。”楚乔还在出神,没有听到,宇文玥等了等,又叫了一声“星儿?”这一次声音就小多了,带着浓浓的不确定,之后就长久地沉默着,终于陡然睁开了眼,从喉咙深处吐出两个音“星儿!”这是他目前能发出的最大的音量,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他想,她终于还是走了,就这么急吗……楚乔如梦初醒,低头去看怀里的男人,宇文玥大睁着一双眼睛,眼神却涣散的厉害,她忙抱紧了他,轻轻拍着他的脸,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说:“宇文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哪儿都不去……”宇文玥一直闭着气,脸色惨白,楚乔等他慢慢有了反应后就翻身上了床,从背后圈住了这个让她心疼不已的男人。宇文玥本就病中之躯,这一番闹下来更是精疲力尽,浑身发冷。他靠在楚乔怀里,勉强抬起头,几乎和她脸贴脸,他说:“星儿,你的话我从来都是当真的,你别对我这么好……”楚乔忍无可忍的封住了他的嘴。她低头看着肩上男人的侧脸,看着他的期待与不安,只能亲一下,再亲一下。她搂紧宇文玥,一个又一个轻柔的亲吻落在他的脸上,嘴唇,睫毛,鬓角,额头……似乎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稍稍安抚男人充满不确定的心。宇文玥沉浸在巨大的喜悦里,像只大猫般埋在她的颈窝,享受地眯起了眼睛。


本小节又名:急,我男人总赶我走怎么办,在线等 和
我有哄男人睡觉的特殊技巧

评论(1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