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七)

楚乔吓了一跳,连忙撑住他,关切地问:“怎么了?有没有伤到?”宇文玥其实晕得厉害,他起得太猛,现在已经是强撑着,心跳像沉重的鼓声,一下一下震得他胸口都疼了起来。可他面上仍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只抿紧唇,又要抬脚。楚乔知他心急,不能忍受自己连走路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到,也只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心疼地扶他往前走。“宇文玥,你前方三步有烛台……左手边有窗户……慢慢来,累了就靠着我歇会儿…”

宇文玥一边记着屋内陈设,一边小心控制着自己过于急促的呼吸,省得一会难受起来再吓到她。可是他到底还是太过勉强自己,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他努力想要站直,却终于还是软在楚乔怀里。

楚乔又惊又气:“宇文玥,你走不动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宇文玥慌了神,他惹她的星儿生气了。他努力想要告诉她别生气,他不是故意的,一开口却是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咳咳咳……星儿…我…咳…我不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楚乔打断了“你别说话!”她心疼得要死,明明已经这么难受,还要来顾及她的感受,这个男人到底知不知道她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赶紧好起来,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男人学着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宇文玥不再说话,呼吸已经乱了节奏,心脏处传来一阵刺痛,他用力拍着胸口,脸色明显的衰败下去。楚乔连忙让月七把失去意识的宇文玥抱上床,自己冲出房间去找绍先生。

宇文玥躺在床上,冷汗把身体的热量一点点带出去,他开始发抖,月七只好又给他加了一层毯子。楚乔带着绍先生赶回来,绍先生快速用银针刺了宇文玥几处大穴,又在他舌下放了参片,这才开始仔细诊脉。良久,他说:“你们还是太心急。他当日心脉受到重创,又许久不曾下过床,身上无力乃是正常,如今这样勉强自己,只能是事倍功半。出了一身汗,又吹了冷风,他怕是会发热,我留一瓶药,有什么事也好应对。”楚乔慎重的点点头,送人出去。
后半夜,宇文玥的额头果然烫了起来,手脚却是冰凉的,楚乔怕被子太厚重,压得他胸口闷,就把他的枕头往高垫了垫,再把被子仔细整理好。她一晚都没敢合眼,时不时换着宇文玥头上的湿毛巾,把绍先生留下的药丸喂给他,又用沾了酒的纱布擦着他的掌心,热度才终于降了下来。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