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二)

再睁开眼,楚乔发现自己已是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绍先生在旁边盯着她,脸色严肃。
“丫头,给他渡内力的人是你吧。”
她点了点头。
“胡闹!你可知寒冰决之霸道?你以为逆行功法是什么投机取巧的好法子吗?这么一次足够让你少活十年!”
听完后果,她说:“前辈,这已比我想的要好太多,从前是我不懂自己的心,如今既看明白了,便没有藏着掖着的道理。当时情况危急,容不得我犹豫,只要能救他,便是让我折了一半寿命也是可以的。”
绍先生定定看了楚乔半晌,开了口:“丫头,宇文玥这一遭伤得太狠,怕是再经不起任何摔打了,他已……”
她打断了绍先生的话:“我不会再让人有机会伤他了,从前欠他的种种,今后便慢慢还。宇文玥的状况,劳烦前辈多多费心,这次的事情,还请前辈不要告诉他。”楚乔跪在地上,向眼前的老先生行了大礼,绍可能并不是真姓,这张脸也可能并不是他的真容,但既然能看出她身负寒冰决,想必武学造诣极高,多年游荡江湖,或许就知道什么法子能除了宇文玥的寒疾呢?眼下,所有的机会她都愿意尝试,她实在是舍不得宇文玥再受苦了。
“丫头,逆行功法的损伤不可修复,你当心后继无力。至于宇文小子,我自当全力以赴,他应该就快醒了,你去看看他吧。”绍先生说完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楚乔坐在地上,浑身似乎还能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痛,宇文玥他,应该比自己还痛吧,果然,救人从来就不是个轻松的活儿。楚乔拍拍脸清醒了些,就慢慢向宇文玥的房间走去。宇文玥的床边,坐着一个人。
元嵩。
“裕王殿下。”她叫他。他朝楚乔走过去,开口便是嘲讽:“阿楚,好久不见了,这次你又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她无法为自己辩驳,只能说:“只要宇文玥需要我,我就哪都不去。”元嵩冷笑着出了门,没再看她一眼。


楚乔坐在宇文玥的旁边,他睡的很不安稳,紧皱着眉,呼吸急促,额上渐渐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毫无血色的唇开合着,她凑近去听,听到他在说:“星儿…快走……听话…” 男人的头左右摆动着,手徒劳的想抓住些什么,楚乔赶紧握住他的手,轻轻拍着他的胸口,在他耳边说:“星儿在这里,星儿来了,星儿不会再走了,哪也不去。” 宇文玥似乎渐渐平静下来,她擦干了男人额头的汗珠,静静等他醒来。
上灯了,几个小丫头进来换新的蜡烛,看到楚乔在颇为惊讶。“姑娘醒了?两天前姑娘在床边晕倒了,我们可吓死了!”楚乔也惊讶,已经两天了?她以为自己只睡了几个时辰。几个小姑娘换了灯和热茶就出去了,房内重新安静下来。
“咳……咳咳……”宇文玥闭着眼,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楚乔替他轻抚着胸口顺气,想扶他坐起来喝口水润润嗓,可是刚离了枕头,男人就变了脸色,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瞬间冷汗就冒了出来。她吓了一跳,又恨自己忘了他现在虚弱得厉害,这小小的体位变动实在是难为他,赶紧扶他躺好,用小勺舀了温水一点点喂给他。宇文玥顺从的喝水,良久,他抓住楚乔的衣袖,强撑着问道:“星儿……星儿…可还………”然后便被一阵急促的咳嗽打断了话语。她替他抚着胸口,在他耳边安抚着:“星儿在这里,宇文玥,星儿很好,放心睡吧,星儿守着你。”接着就感觉到他明显的放松下来,一歪头,重新陷入了昏睡。
楚乔知道他只是脱力了,身体在昏睡中才能积蓄些体力。于是这几天她便什么都不干,只专心守着宇文玥,满心都是怎么对他好。终于,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乌黑的瞳仁没有一丝光亮,楚乔不敢置信地望着,许久,他开口:“星儿,我看不到了。”他的声音很平静,像是意料之中,像是挣扎无果后的认命,倒是楚乔抱着男人哭得天崩地裂,语无伦次:“宇文玥,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对不起,对不起………”他把头转向楚乔的方向,在她的额头留下一个冰凉的吻。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