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纯甜】宠夫108式

那一瞬间,楚乔运起避水心法,向越来越远的白色衣角冲去,血液中奔涌的全新的力量让她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她内心疯狂叫着“宇文玥,你答应了我等着我,可不能食言啊…… ”脱掉外袍,她把自己和他紧紧系在一起,这个男人苍白的面庞上写满了解脱和欣慰,他的胸膛还有极其轻微的起伏,于此刻的她而言却是天籁。
带着宇文玥从湖边浮出水面,她最后一次回头,望向西边的高地,望向自己这八年来的寄托——燕洵还站在那里,像塑像一般,她听到自己深深叹了口气,随后就带着宇文玥进入了密林。秀丽军,是她最后的希望。
进了林子,楚乔立刻查看了宇文玥的状况,左肩两箭,腰侧一 刀,还有数不清的其他小伤,抓起男人的手腕,她又是一惊,内力尽失,心脉受损,寒疾卷土重来,再不做些什么就真的要失去他了……楚乔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无力,她的内力极寒,无法替他疏导,周围没有生长药草,外伤也无法处理,秀丽军拦住了程鸢的部下,此时也不知是否脱身,她只觉得不甘:“宇文玥,你一心护我,我却一直伤你怨你,如今我终于醒悟,你却连挽回的机会都不给我吗……我不答应!便是抢,我也要把你从老天那抢回来!”
楚乔逆行心法,内力逆流而上,剧烈的疼痛从四肢百骸传来,不够…还不够…她只觉得自己仿佛经受了百年折磨,渐渐已觉不出痛,觉不出冷。宇文玥静静靠在他的星儿怀里,像是周遭一切都不复存在,如果不是狼狈的外伤,就像是沉睡的谪仙。楚乔一手覆在他的丹田,一手揽着他,把自己的内力渐渐导入他的身体。寒冰决何其霸道,本是极寒,逆转过后竟是滚烫而暴虐,宇文玥的身体终于不再像块冰,却也并未在这种痛苦下有丝毫反应,他的气息打在楚乔脖颈之间,微弱的像萤火虫的光。楚乔全身发烫,眼前全是重影,血液中的力量像脱缰野马横冲直撞,然而对宇文玥来说,就是唯一的热源,这辈子她欠他太多。楚乔将怀里的男人又抱得紧了些,想着“若上天眷顾,余生我定对他寸步不离,若是……”
突然间,远处有一个黑影在起伏,楚乔心头一紧,如果是燕洵的人,怕是真的无法可想了。她沉默的注视那个影子越来越近,似乎,是个女子。


“ 楚姑娘!”
是蒙枫!她一来就将一枚碧绿的药丸喂给了宇文玥,随后向楚乔解释道“楚姑娘,裕王殿下得知消息,派出人马接应,卫队已在林外等候了!”楚乔全身都痛到无法动弹,便问她要了一枚止痛的药丸吞下,和她一起架着宇文玥走开。路好远,楚乔渐渐失了力气,蒙枫已几次奇怪地看向她。宇文玥的状况此时倒是稳定了,起码呼吸不再若有若无。
终于上了马车,大夫立刻接过了宇文玥,楚乔紧张的连呼吸都忘记了,紧紧盯着他的表情,怕他摇头宣判自己的死刑。冰湖的水极寒,他的身体受不住,但正是这寒冷让他的血不至于流个一干二净;燕洵射向他的两箭力道极大,难以愈合,就算是勉强好了,这左臂怕是以后要遭不少罪;更麻烦的是,伤处太靠近心脏,心脉受损最难愈合,宇文玥的身体,已是损了根本;腰上的刀伤太深,得好好养着,走一步看一步。字字诛心,她一下失去了力气,还好蒙枫在背后扶了一把。所幸,青山院近卫熟门熟路的带来一位姓绍的老先生,他迅速施针,替宇文玥护住心脉,顺了气血,又开了药方,仔细交代注意事项,才大摇大摆地出了马车。楚乔听到他说:“都别这么愁眉苦脸的,有人向他渡了自己的内力,祸害遗千年,宇文家的小子死不了!”她在他身边坐下,软榻上的男人,自己对他是愧疚、后悔、怜惜、敬畏和大彻大悟的爱,此时此刻他就在这里,在她眼前,她的余生和未来还要请他多多指教。
楚乔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一杯温存的热水浇湿了,整个人松懈下来,“真好,宇文玥,我终于为你做了些什么,真好……………”

评论(2)

热度(79)